第十五章 引雷_残神_花魁小说
    松散的长消瘦却刚毅的脸庞重双的眼睛中散着淡淡的忧伤。滕龙再一次出现在众师兄的面前形象已经完全不同虽然是坐着但是全身那一直存在的气息让人感觉出他的飘逸和帅气。

    “哇咱们七师弟这么一打扮估计能迷死不少人!还好我不是女人不然肯定爱上你了!”一向自认潇洒的四师兄石不惊说。

    “恩四师弟说的不错难怪邵师妹对我就非常凶对七师弟这么温柔!人啊?人比人气死人啊!哎呀~~”松猴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掌风就把他打了出去。

    松猴其实知道是谁在打他?故意不躲嘴里喊着“好疼啊!”

    脸却带着笑容转向邵莉故意瘪着嘴说:“可爱美丽的邵师妹啊!你什么时候把对七师弟的温柔分给我那么一点点!我估计我就飘上天了!”

    “给鬼我都不给你!”邵莉不知道好气还是好笑。

    “恩这样啊?那我们七师弟不是成鬼了吗?”五师兄刘羽峰忽然插上一句众人一听“哈哈”大笑气的邵莉一跺脚不干了冲着邵嬗喊:“师姐你看他们一起欺负我!!你也不帮我啊?”

    邵嬗菩萨般的温笑依然不改“呵呵”一笑看向汪韦眼神中那意思是说:你是大师兄差不多了吧!

    汪韦很是宠爱邵嬗看到他的眼神哪里还不明白连忙说:“好了别闹了小心邵师妹告状我可不管你们啊?”

    大伙笑了一阵围上小师弟滕龙你问一句我问一句滕龙的心情也渐渐开朗起来。

    忽然松猴来了一句说:“七师弟你阵法和符学的怎么样了?耍两手给师兄看看师兄现在可是元婴初期的高手了哦!”

    看着一脸洋洋自得的松猴六师兄项明也插嘴说:“是啊三师兄最近几年修行的非常刻苦都快赶上我们几个了?谁不知道你天天跑猴子窝让他们给你找好东西吃!不过说真的七师弟你露几手给我们看看吧?”

    看着众师兄期待的眼神滕龙有些脸红的说:“八年来我看了不少可是我从来没试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啊?”

    “既然他们说了师弟就试下吧!”汪韦也想看看师弟几年的进展滕龙看着大师兄心中也有尝试的念头点头说:“好!我试试邵师姐麻烦你给我找几个石子来好不好?要九块不要很大拳头大小就好!”

    邵莉很快拿来了九个小石头全部是一样大小递给滕龙滕龙没接过来直接说:“还要麻烦师姐!你把其中的一块放在你身前三步第二块放第一块左边第三步第三块放在第一块右边的第三步第四块放第三块前方的第一步……放好就可以了。”

    众师兄看着石头一块块被放好心中想:这几个小石头有什么用啊?一起看向了滕龙。

    滕龙此时心跳加“咚咚”直跳看着众人都看着他咽了唾液说:“这是九宫阵和迷踪阵的组合是我在一个玉瞳简中学到的叫九宫迷踪阵不知道哪位师兄来试一试?”

    “我来!”滕龙话没落音松猴已经钻了进去他已经是元婴期了难道还怕一个小阵吗?他自信满满的走了进去。

    迷茫!

    迷惑!

    愁!

    这是松猴进入九宫迷踪阵的感觉他一进去就看到漫天的浓雾虽然知道里面没什么危险他还是提起了全身的修为小心翼翼的前进着走没多远雾完全消散了可是眼前的景象他却惊呆了。

    路一条条小路一条又一条无数条小路出现在眼前该走哪条路他愁……

    终于下定决心尝试走了一条路走一步看一眼走了十分钟他怎么感觉自己像没动过一样心中大急:“我都元婴期了难道一个小小的阵势我无法走出去吗?”

    走走下去……

    小跑一路小跑……

    奔跑大步奔跑……

    驭风度如电……

    驭剑……

    满身大汗的松猴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景象路依然是路路还是路一条又一条……

    “我这一会怎么都该飞了几千里了吧?怎么路还是没有改变呢?”松猴实在是愁!

    松猴在里面愁外面的人却都笑了起来开始看到松猴一脸的迷惑模样小心翼翼的前进;然后看到他忽然一喜开始大步往前走;可是没走几步脸上又充满了愁容;每当看到他快要走了出来然后脚一转就又进去了不知道这样走了多少次;后来看到他开始跑跑的越来越快转着圈子跑;再后来就看到他驭风驭剑人影都看不到了。

    终于看到他停了下来大伙心中都笑断了肠子松猴真傻。

    “大师兄麻烦你把左手边的第一个石子拿掉!”滕龙看到松猴心中大喜看来这阵把他困住了。

    “好的!”汪韦拿掉了石子松猴的眼光看了过来他忽然感觉所有的路都不见了紧接着他看到了大师兄汪韦心中大奇连忙说:“大师兄你也进来了!惨了我们出不去了老七这什么阵啊?到处都是路怎么走都走不完累死我了!你不是也忽然进阵来了吧!天啊!”

    “哈哈”“哈哈”一阵传进松猴的耳朵他看到众师兄弟的古怪笑容几个人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邵莉更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嘴里喊着:“笑死我了!咯咯!受不了了!真是笑死我了!”

    看着大师兄的坏笑松猴知道他出阵了擦擦头上的汗掩饰一下尴尬走了出来脸上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出来。

    滕龙此时脸上已经充满了自信看着三师兄的狼狈样子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竟然困住了元婴期的高手这是多么让人振奋的事情。

    “七师弟我也想进去试试?”四师兄石不惊走了出来。

    “恩好的四师兄请!”

    石不惊看到了漫天的雾他洒然一笑昂向前。

    雾散面前成千上万的小路让石不惊也有些迷惑他仔细看着一条条小路想从其中找出规律出来。看着阵里一动不动的四师兄松猴拍掌笑了起来他已经从刚才的笑声中知道自己的情况此时看到有人和他一样被困当下大力的喊叫起来。

    阵中的石不惊一直站立不动不愧叫不惊一点都不惊慌只是沉思当然这只是外面人看到的情况其实他本人正在心中计算着路的规律。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就在所有的人都快不耐烦的时候阵中的石不惊大喝一声两条衣袖用力一抖摆阵用的八个石子全部变成了粉碎石不惊安然破阵。

    众人睁大了双眼不相信最无法相信的就是滕龙和松猴一个没想到这么容易阵势就破了一个是想不到用这样简单的方法就可以破阵而他自己在阵里狂奔了半天实在是冤枉到了极点。

    看着脸上沮丧的滕龙石不惊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七师弟不要失望你可知道这破阵的办法是我最不想用的因为还没进去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方法我希望能明白阵的根本破阵而出而不依靠功力破阵实际上你赢了!”

    “四师兄我……?”

    “七师弟四师弟说的不错你毫无修为却可以让元婴期的高手被困半个小时!你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如果你有了修为我估计四师弟只好困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汪韦安慰的话才落忽然想起不该提起修为的事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还好滕龙只是长叹一声到也没说什么。

    “四师弟和三师兄说说你是怎么想到破阵之法的?”松猴看着石不惊如此轻松心中大不是滋味追问着师弟。

    “三师兄这个……这个……”

    “不要这个……那个的快说我是师兄我命令你说!”松猴才不管石不惊的为难脸色为了知道把师兄的身份都抬了出来。

    “三师兄其实我是看你在里面盲目的奔跑现你象无头苍蝇一样所以猜里面都是迷惑人的幻境加上七师弟没有丝毫修为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就想到用这个笨办法!”

    “啊?你说师兄是无头苍蝇!哼!气死我了!”松猴听到自己原来被人利用了气的转脸走到邵莉身边。

    “去去去离我远点死猴子!”邵莉憋着笑赶着松猴。

    众人不由得觉得好笑同时也对小师弟的阵法有了一些奇特一起问了起来滕龙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你问一句我答一句象审讯似的最后大家听了更迷糊干脆不听了说起了别的。

    “师弟你还学了符呢?可不可以要做个符给我看看?”邵莉忽然想起滕龙好象还学了一样。

    “这个?我学是学会了但是我还没做过我没材料~”

    “你需要什么?说出来师兄去给你拿?”自从看了阵法二师兄奇雷心中就感觉师弟学的东西也不一般他很想看看师弟还有什么招数所以接过了话。

    “很简单几张长方形的普通纸还有一点朱砂别的暂时不需要了!”滕龙看到阵破了心中有些沮丧但是听了四师兄的话他也想看看符有什么厉害之处。

    一大会奇雷就回来了拿着滕龙需要的朱砂和纸递给了他。滕龙接过然后说:“我准备做一张引雷符可是这里是我们隐云阁的地方不方便实验不如我们到后山去吧!可是你看我这样?”

    “呵呵好啊去后山万一打坏了这里师傅会骂死我们的七师弟我和你大师嫂来带你吧!”汪韦自从上次受伤回来后和邵嬗这八年来感情更好了大家都喊大师嫂他自己也跟着喊着很自然。

    “那就麻烦大师兄和大师嫂了!”除了滕龙和邵莉众人现在都是元婴期了纷纷驭剑而起汪韦和邵嬗更是双剑合壁连到滕龙和师恩椅一起腾空而起很快就到了后山的山谷中。

    “好了几位师兄师姐等我几分钟!”滕龙说完就用手沾着朱砂缓慢的纸上画起了奇怪的图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