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风起云涌_《苏陶陶穿唐记》_花魁小说
nbs;nbs;nbs;nbs;郎中听到石娘的声音,心中一暖,开口说道:“石娘,听着你这般中气十足,我倒是放心了。”

nbs;nbs;nbs;nbs;石娘听那声音熟悉的很,再仔细一瞧,眼前这穿着破衣烂衫,花白头发,微微佝偻着身子的老头儿不是自家郎中还能是谁?

nbs;nbs;nbs;nbs;于是乎,石娘欢天喜地下了马车,冲着郎中奔了过去,她不管不顾的奔入郎中怀中,双手紧紧搂住郎中的腰,口中喋喋不休道:“郎中,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若是再不回来,我便要去城门口等你去。若是在城门口等不到你,我就去城里头找你去,无论如何,我都不愿跟你分开。”

nbs;nbs;nbs;nbs;郎中随手丢掉竹竿,搂住石娘的肩膀,口中低声安慰道:“我这不是安安稳稳的回来了,正是因为心中有你,所以拼尽了全力,也要回来见你。”

nbs;nbs;nbs;nbs;“郎中……”石娘仰头,含情脉脉的看着郎中。

nbs;nbs;nbs;nbs;“石娘……”郎中俯身,柔情满面的注视石娘。

nbs;nbs;nbs;nbs;飞奔而来的穿云,进了树林,一眼瞧见郎中与石娘紧紧搂在一处,他移开了目光,酸溜溜的说道:“我道郎中为何会跟狼撵了一般,原来竟是为了美人在怀。”

nbs;nbs;nbs;nbs;“先前不知我家郎中被谁撵了,如今才知,竟是被狼撵了。”石娘急忙从郎中怀里挣脱出来,她面上带着红晕,说话间依旧中气十足。

nbs;nbs;nbs;nbs;穿云一怔,片刻后蓦然笑了起来,他笑得极为欢畅,眼瞅着郎中回身瞪他,他“刷”的一下,打开了折扇,于是扇面上的九个大字,“郎中欠阿隽一个人情”就又显露了出来。

nbs;nbs;nbs;nbs;郎中面色复杂,像是吞了只死苍蝇,穿云却是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他悠悠然收起折扇,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向郎中。

nbs;nbs;nbs;nbs;石娘不知这二人究竟闹的是哪一出,心中好奇,犹豫了片刻,刚要开口,那车厢里头却传来宋如是的声音,“可是郎中回来了?”

nbs;nbs;nbs;nbs;“娘子,是我回来了。”郎中收起情绪,对着车厢说道。

nbs;nbs;nbs;nbs;“如今天色不早,咱们还是快些赶路吧。”宋如是又说道。

nbs;nbs;nbs;nbs;日上三竿,已是辰时三刻,先前欢声笑语不绝于耳的小树林,如今已是人去林空。

nbs;nbs;nbs;nbs;阳光穿过枝叶洒在路上,那车厢顶上像是绘上了许多的花样,于是那马车便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nbs;nbs;nbs;nbs;郎中与穿云,一左一右坐在车辕上。穿云时不时的看上郎中一眼,每每等到郎中回视过来,他又笑而不语的转开目光。几次三番之后,终于惹的郎中低声斥道:“你这绿帽狼,究竟要做什么!”

nbs;nbs;nbs;nbs;说来也巧,这穿云今日正穿着件儿墨绿色的袍子,头上还有模有样的配着个绿油油的帽子。先前他还不觉有异,直到郎中这般嘲讽,他才醒过神来,口中骂道:“若不是为了去城门口救你,我何必要做这副打扮?”

nbs;nbs;nbs;nbs;“那天底下的颜色没有几百,也有几十种,你什么颜色不好选,偏偏选了这绿油油的颜色。你瞧你那绿帽子在阳光底下看起来更是绿油油的,简直能够拧出绿油来。”郎中端详着穿云头顶上的绿帽子,端正了神色,认真说道。

nbs;nbs;nbs;nbs;穿云还未回话,那车厢里头突然传出一声“嗤笑”,穿云不用猜测,也知必定是石娘在笑。他心中暗道,果真是夫唱妇随,这边郎中公然的嘲讽自己,那车厢里头的石娘竟是这般配合,当真是可气,于是他急急开口说道:“我不过是个孤家寡人,哪里用得着这个颜色,倒是郎中你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nbs;nbs;nbs;nbs;穿云留意着郎中神色,眼见郎中听到这话,面色一僵,于是穿云便觉得自己赢了,索性哼起了小曲儿。他腰间缠着个酒葫芦,他取下酒葫芦,放在嘴巴砸吧了两口,神色惬意的哼唱起了小曲儿。

nbs;nbs;nbs;nbs;再说郎中,狠狠等了穿云一眼,口中低声骂了一句,“绿帽狼”。

nbs;nbs;nbs;nbs;马蹄嗒嗒,马车飞驰,益州城渐渐被抛在后头,几人的心情便也渐渐放松下来。

nbs;nbs;nbs;nbs;过了益州,最近的一座城池,乃是乐水。由乐水登船而行,不过七八日的功夫就能回到长安城中。

nbs;nbs;nbs;nbs;车厢当中,春花依旧躺在中间,她头下枕着个绣花的软枕,身上盖着秋香色的薄被,她面色还有些苍白,但是口鼻之间,却是有了血色。

nbs;nbs;nbs;nbs;宋如是始终握着春花的手,石娘靠在一边,亦是不错眼的看着春花。反观那小娘子斜靠在车厢边上,轻轻阖着眼睛,面上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

nbs;nbs;nbs;nbs;她如今换了身儿衣裳,又重新梳妆了一番,模样看起来着实有几分颜色。她身上穿着件儿月牙色衣裳,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发间别着一支玉簪子,与方才的模样早已是天差地别。

nbs;nbs;nbs;nbs;“娘子……”石娘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nbs;nbs;nbs;nbs;“何事?”宋如是声音当中带着一丝疲惫。

nbs;nbs;nbs;nbs;“娘子……”石娘看看宋如是,又看了看那小娘子,索性一股脑的说出了心中疑惑:“娘子,这小娘子虽是救了春花,但是奴婢心里头始终觉得不大稳妥,她与咱们非亲非故,为何会如此好心?”

nbs;nbs;nbs;nbs;“石娘姐姐不相信奴家,奴家明白,这其间的事情说来话长,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个明白的。但是奴家可以对天起誓,奴家此番跟随娘子,绝无半分歹意。”小娘子睁开眼睛,目光极为坦然。

nbs;nbs;nbs;nbs;“可是凭你这身手段与医术,若是想要离开,何必执意跟随娘子?”石娘面露怀疑。

nbs;nbs;nbs;nbs;“这其中自有难言之处,奴家若是能够随意离开,又何必这般费心劳力。这益州城中其实并不似表面这般平静,这天气虽好,城中却早已是风起云涌。奴家若是不好快想法子离开,只怕这辈子都要被困在此处。”小娘子面上蓦然露出一抹苍凉,与她略显稚嫩的神色的混在一处,显得极为的不协调。

nbs;nbs;nbs;nbs;石娘一双眼睛始终盯在小娘子身上,不愿错过小娘子面上一丝一毫的变化,“你这话说的云里雾里,谁人能够听懂?”石娘沉声道。

nbs;nbs;nbs;nbs;“有些事情奴家现在还不能说,石娘姐姐若是不相信奴家,奴家愿意起誓证明。”小娘子挺直坐着,似是一株傲竹。

nbs;nbs;nbs;nbs;lt;!-- CS:21226464:1130:2019-09-28 11:33:15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