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酉时三刻_《苏陶陶穿唐记》_花魁小说
nbs;nbs;nbs;nbs;过了八月,天渐渐短了,酉时三刻,天已擦黑。

nbs;nbs;nbs;nbs;过了乐水,就能乘船,于是穿云快马加鞭,马蹄踏起尘土,隐没在凉风渐起的暮色当中。

nbs;nbs;nbs;nbs;宋如是瞧着春花呼吸平稳,放下心来,小憩了一会儿,再睁眼时,四周漆黑一片,隐约有石娘打呼的声音。

nbs;nbs;nbs;nbs;宋如是摸黑牵起春花的手,温热的温度传至掌心,她轻呼一口气,黑暗当中传来了小娘子的声音,“娘子莫要担心,奴婢刚才又为春花姐姐换了药。”

nbs;nbs;nbs;nbs;“华清,你到了长安城,可有什么打算?”宋如是问道。

nbs;nbs;nbs;nbs;华清沉默了一会儿,似是打定了主意,“奴婢愿意一直追随娘子。”

nbs;nbs;nbs;nbs;这次轮到宋如是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柔声说道:“你当真愿意追随于我?”

nbs;nbs;nbs;nbs;华清点了点头,也不管宋如是能不能看到,“奴婢跟随娘子,自然也有私心,奴婢在长安城中人生地不熟,奴婢即便有几分小聪明,只怕在那繁华之处也是不够使的。所以奴婢愿意追随娘子的,当然奴婢也并非毫无用处。”

nbs;nbs;nbs;nbs;若是小娘子一味地言语奉承谄媚,宋如是或许会疑心几分,但小娘子这般直白,宋如是心中却是信了几分,她柔声说道:“只是长安城中也不太平,你跟着我,只怕还没有一人过得安稳。”

nbs;nbs;nbs;nbs;“奴婢若是想要活的安稳,有大把的地方可以去,奴婢既然选择了长安城,那便早已做好了打算。”小娘子声音当中带着深思熟虑的果决。

nbs;nbs;nbs;nbs;车厢里头重新沉默了起来,石娘鼾声时起时落,像是潮水一般,来时翻江倒海,去时无声无息。

nbs;nbs;nbs;nbs;天边亮起了星,夜风渐起。

nbs;nbs;nbs;nbs;官道之上的马车渐渐少了,偶有尘土飞扬,随着夜幕而来,也逐渐安静下来。

nbs;nbs;nbs;nbs;穿云斜倚身后车厢,腰上挂着的酒葫芦早已空空如也,倒不出一滴酒来。他无聊之际,又取出折扇,逗弄郎中,“郎中,你说这阿隽会不会狮子大开口,向你提出一个极为无礼的要求?”

nbs;nbs;nbs;nbs;“譬如说?”郎中冷冰冰的问道。

nbs;nbs;nbs;nbs;“他若杀了人让你顶罪,你可愿意?”穿云打趣道。

nbs;nbs;nbs;nbs;“我自然不愿意。”郎中冷哼一声。

nbs;nbs;nbs;nbs;“他若是让你为他配制一样毒药呢?”穿云半真半假道。

nbs;nbs;nbs;nbs;“那便为他调制,不过价钱略微高些。”郎中认真道。

nbs;nbs;nbs;nbs;“那这算哪门子的人情?”穿云质疑道。

nbs;nbs;nbs;nbs;“其间人情在于,那毒药必然有立竿见影,悄无声息于片刻之间置人于死地之功效。”郎中一字一句的说道。

nbs;nbs;nbs;nbs;穿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伸手搓了搓胳膊,口中嘟囔道:“这天气倒是越发凉了……”

nbs;nbs;nbs;nbs;“入夜之后,定然更凉。”郎中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nbs;nbs;nbs;nbs;穿云神色讪讪,好在郎中并未看他。

nbs;nbs;nbs;nbs;郎中目眺远方,笔直的官道于夜幕之中,倒是让人望而生畏,那朦胧的星光下掩映着的官道,像是水面上漂着的浮萍,随波而起,又随波而逝。

nbs;nbs;nbs;nbs;“我素来不爱欠人人情,既然欠了他的人情,总是要还的。”郎中的声音此时此刻亦是带着几分飘渺。

nbs;nbs;nbs;nbs;郎中的声音随风而逝,马车前行,渐渐把那亮起的星远远抛在了后头。

nbs;nbs;nbs;nbs;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nbs;nbs;nbs;nbs;乐水城之乐水却并非此意。

nbs;nbs;nbs;nbs;所谓此乐水非彼乐水,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nbs;nbs;nbs;nbs;乐水城并无宵禁,入夜城门亦不关闭。

nbs;nbs;nbs;nbs;出城的马车飞驰而去,入城的马车长驱直入。

nbs;nbs;nbs;nbs;穿云驾着马车进了乐水城中,城中街道开阔,酒馆,茶楼,蜡染铺子,应有尽有。

nbs;nbs;nbs;nbs;门口挂着大红灯笼的酒馆,门口立着招揽客人的酒博士,瞧见有人经过店门口,总要热情的招呼一番。

nbs;nbs;nbs;nbs;郎中就是在这一片喧闹当中,悠悠醒转过来的,他睁眼一瞧,醒目的大红灯笼,喜气洋洋的声音,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他登时生出了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nbs;nbs;nbs;nbs;郎中挺直了身子还未开口,又听到身后车厢里头石娘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刚要回身去看,谁知又听到石娘吃惊的声音,“这店小二竟是生得这般白净,看来这地方的水土倒是极为养人,还有那隔壁间茶楼里的小伙计生得白白净净瞧起来真是喜人。”

nbs;nbs;nbs;nbs;郎中气不打一出来,又不好冲着石娘发火,只得不停催促穿云,“你倒是快点,大家伙还都没吃饭呢,就你这般磨磨唧唧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吃上饭。我倒是不要紧,只是苦了娘子她们。”

nbs;nbs;nbs;nbs;穿云一向自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方才石娘的赞叹,郎中的气闷,他自是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nbs;nbs;nbs;nbs;于是此番郎中突然发作,他倒是极为淡然,只趁着驾车的空隙,扭头冲着郎中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如今这街上行人太多,这马儿实在跑不开,你若实在饿得紧了,不如先下去买点吃食去。”

nbs;nbs;nbs;nbs;穿云这般好声好气的说着,郎中倒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他心头火气更盛,“我若是下去买吃食去,就你一人如何保护娘子她们?”

nbs;nbs;nbs;nbs;“无妨,我就在街拐角等着你,你记得帮我买只烧鹅,再买些馒头回来,还有我这酒葫芦也空了,记得帮我带壶酒回来。那浊酒我喝不惯,便劳动你为我打壶清酒回来。”穿云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一把塞到郎中手中。

nbs;nbs;nbs;nbs;郎中使劲攥写手中的酒葫芦,恨不能立刻把这酒葫芦扔到天涯海角去,“你倒是会支使人!”郎中咬牙切齿道。

nbs;nbs;nbs;nbs;“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穿云不客气的说道。

nbs;nbs;nbs;nbs;郎中冷哼一声,把酒葫芦扔到穿云身上,口中冷声道:“谁愿意去谁去,我如今却是半点功夫也没有!”

nbs;nbs;nbs;nbs;穿云嘿嘿一笑,又把葫芦绑在腰间,继续驾车前行。

nbs;nbs;nbs;nbs;郎中怀抱双臂,气愤不已,过了一会儿,车厢里头传来石娘的声音,郎中急忙支楞着耳朵去听。只听到那石娘连声赞叹,“瞧那店小二生得唇红齿白,着实喜人,就不知这般品貌的小郎君以后要找个什么模样的小娘子才能够配得上。”

nbs;nbs;nbs;nbs;“还有那边那店小二,那双眼睛又黑又亮,就跟那天上的星星一般。”石娘口中啧啧道。

nbs;nbs;nbs;nbs;“快些把酒葫芦给我!”郎中冲着穿云厉声说道。

nbs;nbs;nbs;nbs;lt;!-- CS:21226464:1131:2019-09-28 11:33:16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