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为何打我_《苏陶陶穿唐记》_花魁小说
nbs;nbs;nbs;nbs;“我当时打定了主意,便一直拖着,直等到二十岁那年,熬成了个老姑娘,家里头也再不曾有媒人上门。”老妇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面上带着几分恍惚,像是又回到了往日里的岁月。

nbs;nbs;nbs;nbs;“最先还有那些个为鳏夫,光棍说亲的媒人上门,等我年龄越来越大,媒人便绝迹不来了。”

nbs;nbs;nbs;nbs;“村里的人对我指指点点,家里人实在受不住被旁人指着脊梁骨,于是便把我送了出去。”老妇人面上笑意早就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又是方才的愁苦之色。

nbs;nbs;nbs;nbs;春花心生同情,长叹一声,说道:“这哪个村子里头没有说三道四的长舌妇,旁人说闲话只管让她们说去,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最是要紧。”

nbs;nbs;nbs;nbs;“若是我家人跟姑娘一般活的通透,哪里还有之后的许多事情?”老妇人亦是长叹一声,她翻着眼皮子看向春花的方向,“说来也是我的命,当年又赶上闹饥荒,我又有两个兄弟,到最后家里头实在是揭不开锅了,米缸里早就没有米了,只得吃地里头的野菜。到最后我那八岁的阿弟脸色发黄,面呈菜色,每日里无精打采,还饿得昏过去了几次。”

nbs;nbs;nbs;nbs;“我那大弟弟又过了十五了,有我在前头挡着,家里头的兄弟也不好成亲。所以我父亲就把我卖给了人牙子。也是我运道好,人牙子瞧着我模样不错,做活又麻利,就把我卖到了深宫里头。”老妇人压低了声音,又四下去看,可是她哪里看得见东西。

nbs;nbs;nbs;nbs;春花越听越是惊心,若是老妇人所言不假,她竟是宫里头的人,只是听她话中之意,先前眼睛并无损伤,那如今为何成了这副模样?

nbs;nbs;nbs;nbs;春花心中思量着,又不好直接开口去问,只旁敲侧击道:“那宫里头住着的可都是天底下最为富贵之人,您若进了宫里头,那可不就是有了享用不完的福气?”

nbs;nbs;nbs;nbs;老妇人嘲讽一笑,眼皮子翻的更加厉害,“若是那般简单就好了,这宫里头的人哪个不是人精?我先前性子直爽,着实吃了不少暗亏,直等到两三年之后才渐渐的有了心机,只是为时已晚,所有的一切都晚了……”

nbs;nbs;nbs;nbs;“这又是为何?”春花好奇道。

nbs;nbs;nbs;nbs;老妇人耷拉着嘴角,神色沉重,她又“看”了巷子“姑娘既然是来找石娘的,她却并不在这里,如今已是快到用饭的时辰了。姑娘还是到别处再找找罢。”老妇人突然松开了春花的手,提着枣篮子就要关门。

nbs;nbs;nbs;nbs;春花想不到这老妇人竟是突然转了话题,她正听得入神,哪里肯放老妇人离开,于是出言挽留,“老人家你怎么说走就走,方才的事情还没有讲完呢。”

nbs;nbs;nbs;nbs;老妇人扶着门框,口中声音低沉道:“方才一时兴起说的有些多了,还望姑娘能够体谅体谅我这老人家,莫要对人提起此事。”

nbs;nbs;nbs;nbs;“老人家尽管放心,奴婢定然会守口如瓶。”春花立刻说道。

nbs;nbs;nbs;nbs;“多谢”,老妇人点了点头,缓缓阖上了院门。

nbs;nbs;nbs;nbs;春花看着那院门合起,空有一肚子的疑问没有地方问去,她怅然若失的看着斑驳的院门,心中暗叹,“这老妇人倒也是个有经历的……只是此事还得去问石娘……石娘与这老妇人想是熟稔……必然知晓其中内情……只是这石娘又跑到哪里去了?”

nbs;nbs;nbs;nbs;春花有些茫然,急急忙忙赶回去找石娘,只想着石娘逛了一圈儿,许是回家去了。

nbs;nbs;nbs;nbs;穿云趴在房顶上,瞧见春花匆匆忙忙的进了院子,于是又悄无声息的跃下屋檐,蹑手蹑脚去了清风屋里。

nbs;nbs;nbs;nbs;再说清风躺在榻上,正在生闷气,听到门响,头也不回的说道:“滚出去!”

nbs;nbs;nbs;nbs;穿云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走到榻前,冲着清风别扭的背影,低声说道:“清风你可是还在怪我?”

nbs;nbs;nbs;nbs;清风听到穿云的声音,霍然转过身来,他虽是躺在踏上矮了穿云一截,但是气势却是极为高涨,他拖着长腔说道:“我哪里敢怪穿云你啊,你有武功在身,一个不爽就要打人,我胆子素来极小,哪里敢跟你打擂台。不过我胆子虽是小,但是平白无故的挨了打,少不得要去郎君那里说道说道,让郎君为我做主。”

nbs;nbs;nbs;nbs;清风一通连珠炮下来,穿云不以为意,反倒是陪着小心说道:“清风先前的事情是我不对,当时我又离得远,只瞧见你对着华清姑娘动手动脚,一时气不过才会上前阻止你……”

nbs;nbs;nbs;nbs;“如此说来你倒是一片好心了?便是连踹我那几脚也是为了我好?又把我打翻在地也是为了我好?若不是春花拦着,我只怕是要死在你的脚下,莫不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清风气得面红耳赤,不等穿云说完,就是一通抢白。

nbs;nbs;nbs;nbs;穿云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他握紧了拳头,口中有意无意的说道:“清风你我相交数年,莫不是非要为了个女人生了嫌隙?”

nbs;nbs;nbs;nbs;“你喜欢华清,我也喜欢华清,咱们完全可以公平竞争,平日里你送华清东西我也不拦着。只是你如今公报私仇借机打我,这话便有些说不过去了吧。你如今才知咱们相交数年,方才你打我的时候,怎么不说咱们相交数年?”清风心中有气,听到穿云说话,于是又是一通抢白。

nbs;nbs;nbs;nbs;穿云整个人又恢复了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他看着清风,面无表情,攥起的拳头又悄然的松开,口中低声说道:“我并不喜欢华清……”

nbs;nbs;nbs;nbs;“你莫要再多说了,反正你就是打我了,就这一桩事情,我便不会原谅你……”清风不等穿云说完,便急吼吼的说完,过了一会儿,他又觉得不对,他看着穿云,皱着眉头问道:“穿云,你方才说的什么?”

nbs;nbs;nbs;nbs;“我方才说……我并不喜欢华清……”穿云又重复了之前那句话。

nbs;nbs;nbs;nbs;清风面上一惊,接着一喜,而后又有些茫然,他愣愣的看了会儿穿云,费力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对着穿云的胸口使劲的锤了一拳,口中骂道:“你既然不喜欢华清……方才为何要打我……”

nbs;nbs;nbs;nbs;lt;!-- CS:21226464:1176:2019-09-28 11:34:11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