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以包补包_《苏陶陶穿唐记》_花魁小说
nbs;nbs;nbs;nbs;周墨隔着案几锤了郎中一下,郎中立刻夸张的喊叫了几声,周墨这才收回拳头,悻悻说道:“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nbs;nbs;nbs;nbs;郎中会心一笑,指着周墨的头顶,调侃道:“周墨,我有一法,能让你脑后的包消肿散瘀,你可要试上一试?”

nbs;nbs;nbs;nbs;周墨眼睛一亮,“当真?郎中你莫要卖什么关子了,倒是快些说出来啊?”

nbs;nbs;nbs;nbs;郎中含笑道:“待酒后我便告诉你。”

nbs;nbs;nbs;nbs;周墨满面的期待转为了懊恼,他正要回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又转向李诃问道:“怎么没有见到娘子?”

nbs;nbs;nbs;nbs;“阿如出门去了。”李诃神色淡淡的说道。

nbs;nbs;nbs;nbs;“你竟然没有陪着娘子一同出去?”周墨惊奇道。

nbs;nbs;nbs;nbs;“无妨,这件事情只有阿如自己去做,方能成功。”李诃悠悠说道。

nbs;nbs;nbs;nbs;周墨瞧见李诃云淡风轻的模样,便想揍他两拳,今日之事,他所遭受的一切,换言之都是因为李诃而起,如今自己头上有包,心中有气。

nbs;nbs;nbs;nbs;反观这人,一身澜衫,神清气爽,便是头上戴着的玉冠都比自己头上的飘然三分。

nbs;nbs;nbs;nbs;周墨一气之下,就要起身暴揍李诃,哪知他刚刚起身,便左脚绊在右脚上,跌了个五体投地。

nbs;nbs;nbs;nbs;正在此时,门帘一撩,宋如是与缘觉大师父先后走了进来。有缘觉大师父在的地方,宋如是自然要退后半步,所以是缘觉大师父率先瞧见了正摔的五体投地的周墨,之后宋如是才晚了半拍发现。

nbs;nbs;nbs;nbs;且说,宋如是进屋之后,呵着双手,正自取暖间,突然一个眼风瞧见周墨正五体投地趴在地上,仔细看去,他后脑勺上竟然还鼓着一个大包。

nbs;nbs;nbs;nbs;宋如是虽然不知道迎面倒地,为何伤在脑后,还起了这么大一个包?

nbs;nbs;nbs;nbs;但好歹她是一屋之主,自然要尽些地主之谊,所以宋如是急走几步,走到周墨身前,垂着脖子,看着周墨,柔声说道:“周墨?你这是怎么了?”

nbs;nbs;nbs;nbs;周墨趴在地上,闷声闷气的说道:“我在面地思过?”

nbs;nbs;nbs;nbs;“面对思过?”宋如是疑惑道。

nbs;nbs;nbs;nbs;周墨僵着脖子,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我在面地思过。古人云,做了错事,面壁思过,可悔改也。既然能够面对墙壁静心思考自己的过错,那么自然也能够面对地面精心思考自己的过错。”

nbs;nbs;nbs;nbs;宋如是听了这话,更是好奇,她又含笑问道:“那么周墨,你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呢?”

nbs;nbs;nbs;nbs;周墨无力的说道:“我今日犯的最大错误,就是错听了那个头戴玉冠的家伙的话。”

nbs;nbs;nbs;nbs;宋如是环顾四周,缘觉大师父,暂且不说,待看到正在憋笑的郎中,宋如是心中一松,之后目光才转向施施然的李诃身上。

nbs;nbs;nbs;nbs;李诃正襟危坐,神色甚是轻松,瞧见宋如是的目光,便是眼睛当中也带出了笑意出来。

nbs;nbs;nbs;nbs;宋如是别开了双眸,片刻之后,又转回李诃身上。他依旧在看着她,全心贯注专心致志的看着她,仿佛此时此刻,天上地下,唯有她一人而已。

nbs;nbs;nbs;nbs;宋如是心中妥帖,她这才笑着对周墨说道:“周墨说的人,莫不是大公子?”

nbs;nbs;nbs;nbs;周墨面朝对面点了点头,委屈的说道:“就是因为他,我才会摔倒在地。”

nbs;nbs;nbs;nbs;“竟有此事?”宋如是奇道。

nbs;nbs;nbs;nbs;“周墨,你可莫要讹人,我亲眼看到是你自己摔倒在地的,你怎么能讹到大公子身上?”在一旁看热闹的郎中,果断的说了一句公道话。

nbs;nbs;nbs;nbs;“怎么不是他,就是因为他,我这一整日才会如此的不顺遂。先是偷尸,之后还尸时,又在雪地里面蹲了大半宿,好容易等到事情结束了,回了院中,结果又被春花当头一个闷棍,捶倒在地,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竟被扔在了雪地上,并且身上捆得结结实实如同粽子一般。”

nbs;nbs;nbs;nbs;“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为大公子,春花也说,她那一闷棍是大公子吩咐的,阿如,你帮我们评评理,看看究竟谁对谁错?”周墨愤愤然的说完之后,仍旧不解气,所以他单手支起头来,继续瞪向李诃。

nbs;nbs;nbs;nbs;“不如让老衲来评评理?我倒觉得此事实为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若是当真不想做,谁也逼迫你不得。既然决定做了,就莫要作出如此一副无赖的模样。”缘觉大师父出声,慢慢的说道。

nbs;nbs;nbs;nbs;周墨支着耳朵,确定自己并没有听错之后,便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对着缘觉大师父声音的方向,小声的说道:“师父,你也知道徒儿平日里最是忠厚老实,敦厚安分,若不是事出有因,徒儿又怎会做出这幅模样?”

nbs;nbs;nbs;nbs;缘觉大师父目光转向周墨,慢悠悠的说道:“我自然是知道你的。”

nbs;nbs;nbs;nbs;周墨在缘觉大师父的目光之下,顿时觉得无处遁形,他摸着脑后的包,委屈的说道:“师父,你今日不知徒儿受了多大的苦楚,你瞧瞧我脑后的包?”

nbs;nbs;nbs;nbs;“周墨,为了你头上的包,我特地蒸了一笼包子,你快来尝尝?”春花掀开帘子,进屋之后,正巧听到周墨说话,于是开口说道。

nbs;nbs;nbs;nbs;春花笑吟吟的把食盒放在案几上面,然后抽掉盖子,热气与香气扑面而来,片刻之后,屋中各个角落里面都充满了包子的香气。

nbs;nbs;nbs;nbs;周墨到了嘴边的拒绝之言,在包子的香气当中,登时溃不成军,他不由自主的捏起一个包子,放入口中,张口慢慢吃了起来,他三口两口的就吃完了一个包子,过后,两眼冒光的说道:“竟然是牛肉白菜馅的,春花你的手艺可真好。”

nbs;nbs;nbs;nbs;春花腼腆的笑道:“周墨你若是喜欢,我便日日做给你吃,也算补了我对你的歉意。”

nbs;nbs;nbs;nbs;周墨摆摆手道:“春花你莫要如此想,你也是被逼无奈。”说完,周墨斜着眼睛看向李诃。

nbs;nbs;nbs;nbs;李诃不为所动,出声说道:“墨郎,莫不是没有听说过以形补形?”

nbs;nbs;nbs;nbs;周墨摸向包子的手登时一顿,他待要反驳,想到“以形补形,以包补包”的典故,不由的也笑了起来。

nbs;nbs;nbs;nbs;他待要调侃李诃几句,门帘从外掀开,冷风钻帘而入,接着腊梅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nbs;nbs;nbs;nbs;lt;!-- chuanshi:21226464:497:2018-11-24 10:22:28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