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受人所托_《苏陶陶穿唐记》_花魁小说
nbs;nbs;nbs;nbs;“这如何能行?”月儿惊诧道。

nbs;nbs;nbs;nbs;“这如何不能行?”年长丫头冷静道。

nbs;nbs;nbs;nbs;“娘子若是知晓,岂不是会扒了我的皮?”月儿担忧道。

nbs;nbs;nbs;nbs;“你以为之前那件事情,娘子知晓就不会扒了你的皮了?”年长丫头沉着道。

nbs;nbs;nbs;nbs;“可是……可是……之前那件事情……咱们分明是为了娘子好……”月儿讷讷道。

nbs;nbs;nbs;nbs;“这件事情咱们同样是为了娘子好!”年长丫头平静道。

nbs;nbs;nbs;nbs;月儿看了看年长丫头,心里又琢磨一番,之后又吃了一只古楼子,这才复又出门去了。

nbs;nbs;nbs;nbs;跟之前出门的心情不同,月儿此番出门,着实有些身心交瘁,毕竟任谁一整天,马不停蹄的在外头闲逛,都有些疲乏。

nbs;nbs;nbs;nbs;月儿没精打采的闲逛起来,此番出来的匆忙,竟是连放着银钱的荷包也忘记带了,如此一来,便只能纯粹闲逛。

nbs;nbs;nbs;nbs;日已西下,即便是走街串巷的商贩也都挑着担子归家去也,月儿就走在这一片神色匆忙的人流当中。

nbs;nbs;nbs;nbs;李公子家的那条小巷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去了,而略微偏僻些的巷子,她也不愿意去。所以月儿依旧捡了之前那条街坊,无所事事的闲逛起来。

nbs;nbs;nbs;nbs;相比于午后的懒散,薄暮时的街坊带着几分匆忙,没落,自来没有心思的月儿混在其中,竟然也生出了一份伤春悲秋的心思来。

nbs;nbs;nbs;nbs;好在她并没有多愁善感多久,因为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一样东西吸引了去。

nbs;nbs;nbs;nbs;她看到了一角青色的衣角,今日数次看到,此番再次看到,月儿想也不想的就撵了出去。

nbs;nbs;nbs;nbs;街上行人虽多,但是那衣角走走停停,于是月儿始终不远不近的跟在那青色衣角后头。

nbs;nbs;nbs;nbs;眼看那青色衣角就要拐到一条小巷当中,月儿突然犹豫了起来,她守在巷子口,看着那姑子的身影一点点的走远,她突然抬腿追了上去。

nbs;nbs;nbs;nbs;巷子不长不短,月儿又是一门心思的撵那姑子,所以很快就撵上了那姑子,两人当中只隔着一丈远的距离。

nbs;nbs;nbs;nbs;月儿此时才发现那姑子的身姿极是窈窕,虽是身着粗布衣裳,但是硬生生的让她穿出了窈窕曼妙之姿来,月儿只顾着盯那姑子的身姿,竟是不曾留意到那姑子竟知何时停了下来。

nbs;nbs;nbs;nbs;“你这小丫头跟了我一天了,你且说说,究竟跟着我做什么?”青衣姑子突然回首道。

nbs;nbs;nbs;nbs;月儿吓了一跳,面上讪讪道:“我最先在脂粉铺子里头瞧见小师父,当时就觉得小师父面善极了,所以就想与师父打个招呼,谁知一转眼的功夫,小师父就不见了,如今在这里又瞧见小师父,实在觉得有缘,所以就追了过来……”

nbs;nbs;nbs;nbs;“竟是如此,如今你也瞧见我了,你可有话对我说?”青衣姑子柔声道。

nbs;nbs;nbs;nbs;“我有许多话,只是不知道该说哪一句?”月儿讪讪道。

nbs;nbs;nbs;nbs;青衣姑子一笑,似是春风拂面,“那你就一句一句的说……”

nbs;nbs;nbs;nbs;月儿这才放松下来,鼓起勇气说道:“我实在好奇,小师父为何要去脂粉铺子里头去买带有檀香味道的胭脂?”

nbs;nbs;nbs;nbs;“并非如此,不是我非要去买檀香胭脂,而是受人所托……”青衣姑子含笑道。

nbs;nbs;nbs;nbs;“受人所托?莫不是所托之人也是一个姑子?”月儿大着胆子问道。

nbs;nbs;nbs;nbs;青衣姑子不语,只看着月儿微微一笑。

nbs;nbs;nbs;nbs;月儿瞧见青衣姑子不语,于是也就不再追问,转而又问起了前些日子突然昏厥那姑子,“还有那位小师父的身子可曾好些了?”

nbs;nbs;nbs;nbs;“她如今已经无碍了,说来也巧,我如今正要去瞧她,姑娘若是无事,不如一同前去。”青衣姑子含笑道。

nbs;nbs;nbs;nbs;无所事事的月儿自是求之不得,张口就应了下来,“如此甚好。”

nbs;nbs;nbs;nbs;青衣姑子一笑,转身朝前而去,月儿紧跟其后,巷子再过幽深,自然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nbs;nbs;nbs;nbs;月儿正是此刻才发现,这小巷的尽头竟然隐着一道小门,青衣姑子上前,轻轻拍了拍门,小门很快被人从里打开。

nbs;nbs;nbs;nbs;青衣姑子示意月儿跟在自己身后,两人进门之后,月儿这才发现,开门的是个半老的妇人。

nbs;nbs;nbs;nbs;这妇人身上穿着一件靛青色的粗布衣裳,头上簪着一枚老银簪子,看人的时候,眼睛直愣愣的对着人,一对暗淡的眼珠子,带着漠然。

nbs;nbs;nbs;nbs;月儿心里一紧,也不再看她,只随着青衣姑子进了后院。这所院子并不算很大,后院统共也就巴掌大小的地方,没有假山,没有池塘,只有一座小小的八角凉亭。

nbs;nbs;nbs;nbs;院落虽小,倒也安静,月儿随着青衣姑子进了前院,院里里头种着一株芙蓉树,有个年岁不大的小丫头正坐在芙蓉树下低头做活。

nbs;nbs;nbs;nbs;听到动静,那小丫头抬起头来,看向两人,待看到青衣姑子之后,小丫头连忙起身,笑着说道:“姑娘回来了?”

nbs;nbs;nbs;nbs;青衣姑子含笑道:“她如今可好些了?”

nbs;nbs;nbs;nbs;月儿虽然不知道为何那小丫头会称呼青衣姑子为“姑娘”,而不是“师父”,她心中好奇,又听到小丫头说道:“她中午头上的时候吃了一碗寒食,之后又说困乏,于是奴婢就伺候着她睡下了……”

nbs;nbs;nbs;nbs;月儿虽不知道两人口中的“她”究竟是谁?但是约莫着应该是之前那发病的姑子,果然又听到青衣姑子说道:“我如今就去瞧瞧她……”

nbs;nbs;nbs;nbs;青衣姑子说完便转身去了正房,月儿自是跟在青衣姑子身后。这院落不大,正房便也不大,用着落地屏风隔开了里外两间之后,外间就显得极为局促,只说屋子当中放着的柳木案几就占了外间一半大小。

nbs;nbs;nbs;nbs;“姑娘莫怪,这屋里实在不大……”青衣姑子抱歉道。

nbs;nbs;nbs;nbs;“无妨,我正巧喜欢这般大小的屋子,不然大点的屋子,收拾一回颇费功夫。”月儿摆手道。

nbs;nbs;nbs;nbs;“多谢姑娘体谅。”青衣姑子说话间极是客气,她提起案几上头的茶壶,却发现壶中空空,于是又说道:“我去为姑娘倒些茶水来……”

nbs;nbs;nbs;nbs;“还是让我去吧。”月儿虽说是客,但惯常是伺候人的,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道。

nbs;nbs;nbs;nbs;“姑娘稍待,我去去就来……”青衣姑子提着茶壶,飘然出门去了。

nbs;nbs;nbs;nbs;lt;!-- chuanshi:21226464:780:2019-04-04 09:10:17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