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中毒_《仙门秘径》_花魁小说
一个十一二岁年纪的娇俏少女飞跑着来到洛剑尘跟前,她穿着一身绯红的衣裙,外罩银丝滚边的桃色小褂,粉雕玉啄般的鹅蛋脸,一双清澈的大眼忽闪着甚是灵动,一看就是个小美人。她拽着洛剑尘的手臂,边喘气边笑着道:“剑尘哥哥你可回来了,嫣儿都等你半天了,我哥都说你今天不会来了呢。听陈头说你进山采药去了,是不是又遇上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快给我说说。”

洛剑尘一看到眼前的少女,脑袋嗡嗡作响,心中立刻明白了前面的喧哗声是谁弄出来的了。

眼前的少女叫腾嫣,其实不能算是这荥岭镇的人,她和她哥哥腾钰都是?楣?蘸沼忻?淖蠼??谧臃诺囊凰?诩业淖嫔显??楣?奶?嬉黄鸫蛳抡?楣?慕?剑??嬗?肫淦椒痔煜拢??诩业淖嫦热淳芏?皇埽??娓心钇渲倚模?吞诩颐馑澜鹋疲?胤馄湮?钢彝酢l诩易嫦人淙环馔酰?质俏浣?錾∈刂杏怪?溃?鍪挛?巳醇??偷鳎?夜娓?巧?稀u庾匀簧畹玫弁踔?模?嗄昀刺诩以?楣?夹耸2凰ァ0蠢硭导仁巧畹没食璧慕19樱?碛Υ?诮锊攀牵?墒瞧婀值氖俏迥昵疤诮??慈米约旱牟肯陆?舛员炊??偷搅苏饪榍钇y能?胝颍?桓?俗约扞蟾缣谧愉旄a??  自此,这荥岭镇便热闹了起来。

这腾家兄妹初来时还秉承着将军府的家规,行事为人都有些顾忌,但时间久了见这伯父甚是宽放,和自己父亲的严厉完全不同,每日除了教授二人练功,其余时间都很少露面,任由二人自己在府里玩耍。腾钰那时毕竟还是孩子,没了约束,哪里能在府中待得住,从刚开始大着胆子偷偷溜出府去镇上玩耍,到后来发展到大摇大摆地四处闯祸。不光自己如此,还不忘带上妹妹腾嫣,因着他将军府少将军的身份,这荥岭镇上至县太爷下至老百姓没一人敢去招惹他们。直到他将县太爷肖继祖的宝贝独子肖诚打得几乎残废,忍无可忍的县太爷才壮着胆子登门告状。也是那日腾钰不走运,腾将军恰巧从京城来荥岭探望这一双儿女,不想正遇上县太爷来告状,腾子放几乎气绿了脸,这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腾钰被杖责一顿,并勒令其一年不得出府。最后还是伯父腾子潇心疼侄儿,让腾钰去镇上的德安私塾学习,才算是变相解了其父的禁令。

洛剑尘与腾家兄妹本无交集,只是一年前腾嫣去城北的点翠山玩耍时被山里的金线蛇咬伤,性命垂危,恰逢洛剑尘在山里采药,她救下了腾嫣,走了几十里山路将其背回腾府。这原本在洛剑尘看来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但自那以后,腾钰因着妹妹的缘故对洛剑尘便另眼相看,竟逼着洛剑尘与他结拜成兄弟,而腾嫣更是喜欢上了洛剑尘,常常“剑尘哥哥长,剑尘哥哥短”地缠着洛剑尘陪他玩,洛剑尘整日忙于生计哪有时间陪她,但碍着她将军府大小姐的身份又不能露骨地表示厌烦,所以常常是能躲则躲,躲不了只能勉强敷衍了事。

洛剑尘心中暗暗后悔,若直接回家便不会碰上腾家兄妹,现在既然遇上只得无奈地道:"阿嫣,你哥是不是在前面?”

“是啊。”腾嫣浑未感觉到洛剑尘的冷淡,笑着道:“我哥本来是陪我等你的,可是肖诚说要和我哥比赛蹴鞠,我哥就陪他玩玩,剑尘哥哥,他们踢得可好玩了,我们快去看看吧。”

洛剑尘心中暗自奇怪:“这肖诚胆子倒真不小,跟腾钰较劲还真较上了,其实腾钰不找他麻烦已经是上上大吉的事情,他居然自己又去招惹腾钰,真是没事找揍。”她可没兴趣去陪这帮少爷打闹,当下对腾嫣道:“阿嫣,天色不早了,我还得去药铺找张掌柜,今日就不去看了,等下次吧”。说着顺势甩开了腾嫣拽着袖子的手。

腾嫣一听来了劲,道:“剑尘哥哥要不我陪你去药铺,你是不是要卖草药,张掌柜我也认识,我帮你去问他要个好价钱。”

洛剑尘吓了一跳,若是腾嫣跑去药铺还不把张掌柜吓跑了。连忙道:“啊,不用了,我今天是去帮我爹取货的,卖药的事不着急。”

腾嫣噘着嫣红的双唇刚想开口,一个一身翠衫的女孩已气喘嘘嘘地跑到二人跟前,她头上梳着双髻,面容清秀,正是腾嫣的贴身小丫环琉璃。

“小姐,小姐,不好了,打起来了,少爷和肖少爷打起来了。”

“怎么刚才还好好的,又打起来了?”腾嫣楞楞地问。

洛剑尘心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腾钰和肖诚在一起,不打起来才叫奇怪呢。不过论打架自然腾钰是吃不了亏的。”趁腾嫣楞神的当口,转身想从另外的小径绕过私塾。

“少爷受伤了。”琉璃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腾嫣啊地一声惊呼,在她印象中自己的哥哥可是百战百胜的。“伤哪里了?”

洛剑尘停下脚步,暗道“腾钰居然会受伤,这倒奇了,肖诚什么时候本事见涨?”

琉璃道:“伤手臂上,也不知怎地,脸都黑了一半了,好吓人。”

腾嫣一听顾不上再纠缠洛剑尘,飞快地往私塾方向跑去。

洛剑尘心里已明白了一半,腾钰中毒了。想不到这肖诚打不过腾钰居然用毒,这也实在是太卑劣了,腾钰虽然有些少爷脾气,但行事却是光明磊落,肖诚每次与腾钰起冲突都得挨揍,但以腾钰的武艺,若要真想为难肖诚,十个肖诚都经受不住他一拳。

打消了溜走的念头,也随着腾嫣往私塾方向跑去。拐过街角,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蓝衣少年跌坐在地上,正是腾钰。书童秋墨跪在他身边吓得浑身发抖,六七个少年围在腾钰旁边。

腾嫣惊呼着飞跑到腾钰身边。

“哥,你怎么了?啊,怎么会这样?”

只见腾钰原本俊美的面庞,已经笼上了一层黑气,那黑气中隐约有银色丝线状的小虫在游动着,渐渐地银丝状的小虫越来越多,几乎爬满了整个脸,看上去极其诡异,他的左手臂软软地垂在地上,那露出的手臂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黑色中也闪烁着银色的光影。双目紧闭,连呼吸都变得若有若无。

腾嫣吓得跌坐在地上,哇地哭了起来。

旁边站着的少年也都吓坏了,其中一个少年喊着“快去找郎中,要出人命啦。”喊声中有两个少年飞也似地往祥福药铺方向跑去。一个锦服少年此时也是吓得脸色发白,可是嘴上还在喊着:“腾钰,你不是很厉害吗?起来,起来呀。起来再打呀。”说到后来他的牙齿也开始打起颤来。

洛剑尘一看腾钰的脸,就知道他中了银丝蛇毒,这银丝蛇是当地特有的一种蛇,常年生活在深山中,镇上的人倒是很少能看到。正常时蛇身是浅灰色的,但若是遇到紧急或者捕猎时,它可以把身体缩得细小如同银丝一般,一般很难被人发现,它的毒性虽然不及金线蛇和彩环蛇那么迅速地致命,但被银丝蛇咬伤的人,去毒却是非常麻烦,因为那银丝蛇是可以寄生在生命身体中的,而显现出的每一条银丝相当于就是一股毒液或者就是小蛇的本体,要将每一条银丝抽离身体,才算是真正痊愈。在这荥岭镇普通的郎中治这蛇毒至少需要一年,而且即使治愈,性命等于也去了半条。

洛剑尘看腾钰的情形至少身体里寄生着两条银丝蛇,两条蛇的毒性加在一起,相当于一条金线蛇,若不及时施救,腾钰恐怕就没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