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回 撑穴与战起_《仙门秘径》_花魁小说

《仙门秘径》 第二百八十九回 撑穴与战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地界符被炸毁,遁地术失灵,空间仍在不断收缩。

如一堵厚墙般推进的泥层之中混着一股浓郁的妖气。

孙景阳。李雪英,陈皓轩放弃了掐诀,各自祭出飞剑,试图强行以剑气劈开前面的泥土与巨石。

但剑气击打在泥层之上如同打在铁板上一般,反击之力险些将几人洞穿成刺猬。

泥层自然不可能如此坚硬,唯一的解释就是泥层已被加诸了强大的妖力,是这妖力在推动泥层向内收缩,这股力量,以他们几人的修为根本无力与之抗衡,不想被挤成肉饼,那就只有一条出路,就是重新返回到地面之上。

但谁的心里都很清楚,出去必死无疑。

尸妖可怕,但比之更为可怕的是元婴妖修。没有思想的尸妖是绝对不会想到他们会借土逃遁,更不会来炸毁他们的地界符。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与尸妖同来的还有元婴妖修。他们没有追入地下只是因为不屑于遁地追赶,他们在张网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眼见空间越来越小,法器,法术都已失效。几人被迫得已挤成一团,洛剑尘只得以神识托起冰棱魂化成一道大的冰罩,将六人罩住。但这样一来,她本就疲惫的神识又多了一层负累。

她心念辗转,这样耗损神念也拖不了多久。实在不行,只有躲入幻灵境这一条可行之路,问题是在躲入幻灵境前先得想法子将这几人弄晕。不过拍晕一个容易,要一下子拍晕几个就不容易了。

心中正自寻思对策,冰棱魂上已流光渐盛,泥层中不断冲击的妖力,再次点燃了冰棱魂蒸腾的战意。

寒意料峭。席卷而起,周围的泥层石块眨眼之间被冻成了坚冰,强大的妖力被冰棱魂牢牢锁在罩外。于是生生的冻出了一方能挤下六人的空间。

这空间完全没有出路,就象一方密闭的冰盒。外面进不来。里面也出不去,但这一变化无论如何都比刚才要好上许多,身处绝地的三人都暂时出了口气。

但随着冰棱魂燃起强烈的斗志,洛剑尘心头的热血却开始沸涌翻腾,一种冲出一战的冲动在不断加剧。

冰棱魂你这是想干吗?洛剑尘冷汗直冒,这种时候冰棱魂还挑唆自己出战,那不是要了大家伙的命,打架也得看时候呀。

她强行收摄心念与这股冲动相抗争。但这样一来,托起冰棱魂的神识之念一松,冰罩立时收缩而起,化成一片薄冰没入洛剑尘掌心。

失了冰罩,几人同时暴露在冰穴之中。

李雪英,孙景阳,陈皓轩三人都冷得猛一哆嗦,随后连着响起一串喷嚏声。修行之人寒暑不惧,但这个冰穴也着实太冷了。

李雪英暗暗忧虑,这里比之自己去过的极北冰原还要冷上许多。这样待下去不被压扁也得被冻死,而且穴中的空气也渐渐稀薄,纵然运转闭气术。也挨不了多久。

由于神念耗损太过,洛剑尘此时只觉眼前金星乱舞,她忙闭目凝息,取出两颗还神丹吞下。

"苏师妹,你先休息片刻,不要为我们几人再扰动神识了。"

李雪英目中满是怜惜,洛剑尘脸色煞白,眉间气息明显衰弱不堪,这分明就是神识损耗过度之象。这个小师妹的法宝都非凡品。御使高阶法宝通常都须以神识之力。所以这样一来对神识的损耗也就十分严重。神识损耗没有快速修补的法子,除非炼过师尊的"焰光化神诀"。或者师父师叔们在此相助。

"大师姐,我没事。念玥一定会助你们脱险的。"

李雪英的体恤之情让洛剑尘心头暖暖的,她从小失母,没有年长的女性关心,如今李雪英的真心怜惜让她不由的从心底生起亲切。

到此之时,洛剑尘心中再无犹豫,打定主意,先把几人弄昏拖入幻灵境再说,

至于要想来个集体弄晕,只有使用些下三滥又十分有效的方法了。洛剑尘悄悄将手探入乾坤袋中搜摸了一番,终于捏到了一个手感熟悉的东西,香。

只是未等她悄悄捻燃此香,就听冰层中发出"咔嚓,咔嚓"几声裂响,冰穴四壁之上一道道裂痕飞速延伸。被封堵的妖力失了冰棱魂与之相抗,冰寒之气便再也封堵不住妖力,片刻间便将撕破冰壁。

李雪英,孙景阳,陈皓轩忙拍上防御符,祭起飞剑,逼出灵气与妖力相抗,只是合三人之力仍然犹如螳臂挡车。

"这里要塌啦。师姐,不如我们上去与妖修们拼了。"

陈皓轩的高喊声淹没在了一块巨冰砸下的轰鸣声中。

洛剑尘唯恐几人有失,急急以神念催动冰棱魂化成巨大冰罩。

几块巨冰刚一砸落,便被冰棱魂中激荡的寒意重新封冻,冰穴上的裂痕片刻间全被抚平。受了先前三人以灵力御剑相抗的启发,

洛剑尘灵机一动,神识耗损难补,但灵气损耗对她却影响不大,待四壁冻结实后,她一收冰棱魂,飞快运转起灵阳经,顿时冰穴中流光耀目,幻成了一片光海。

破风剑,噬精剑,光影剑三剑齐出,飞快抵住了冰穴三面冰壁,

因为近在咫尺,剑中释出的强大剑意让在场几人都心头一凛。剑宗之人,对剑的感觉尤为强烈,这三柄剑中释出的剑气浩大纯厚,让人震憾,又让人胆寒。这样的剑,一柄已足以震摄四方,而这小师妹竟还能同时御使三剑,

就在三人暗暗吃惊之时,一片金光划过,头顶上的冰壁前,一柄金光奕奕的长剑,放射着夺目光茫,与另三柄长剑一起支撑起了冰穴。

"金阙剑"

三人几乎脱口惊呼,但终于在即将冲口而出时,生生咽了下去。

洛剑尘看着李雪英目中闪过惊异,随后强自压下震惊。心中有些无奈,就知道这剑一出必会引起些猜议。

在圣域时她将金阙断剑重新祭炼还原,因剑中的剑灵已去。所以她便以灵阳经将其一并炼化于体。但因为此剑是非太多,所以她一直不想使用它。只是此时三柄神器俱出,看去效果不错,只剩头顶这一片区域中妖气蠢蠢而动,又试图冲破冰封,所以她已顾不上许多后果了,先放出"金阙剑"再说吧。

剑光缭绕,灵气蒸腾,四柄神器织起的剑网十分有效的压制住了推进中的妖力。

冰穴中古朴的气息带着神性的力量。令淡薄的空气似也浓了几分。这样的空间,一时半会儿还能待下去。洛剑尘犹豫了一下,暂时放弃了进入幻灵境。

地面之上那两个相谈甚欢的妖修已显出了十分不耐。

"雷老哥,怎么回事,都过了大半天了,怎还不见他们出来,别他们已经死在下面了。"包姓妖修拧起两道刷子般的浓眉,埋怨道:"守着这么些尸鬼,无聊透了,好不容易有些可口的食物。还叫你给弄死了。"

"闭嘴,"雷姓妖修瞪起了细长的小眼,不悦道:"这么多废话干吗。自己下去看看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说着也放出神识探入地下。也难怪包达啰嗦,连他也觉得奇怪,凭着气机判断,遁入地下的几人修为应该平平,根本无力与自己的闭锁之术相抗衡,按时间推算,现在他们还不出来,也许真的就被挤死在里面了。难道他们已经胆怯到宁可被挤死也不敢出来一战?

两道妖识很快穿透地面,眼前所见的景象却让他们又是吃惊又是气恼。

地底深处。竟然会有一方冰穴,而冰穴之内似乎还笼着一层浓厚的灵气。正是这股力量封阻住了妖修的强大妖力。

透过冰壁与缭绕的灵气,依稀可见三个剑宗弟子完好无损的在冰穴中盘膝运功。另有一个女修正祭着一方鼎炉在专注的炼丹。

两个妖修登时鼻子都气歪了,他们在上面磨牙磨到心烦,这几个人族小辈却在这里过得悠闲自在,这简直就是在耍他们。

却在这时,那埋首炼丹的女修猛一抬首,隐约之间就见,这女修眉目如画,星眸晶亮,这张面庞竟有几分眼熟。两道神识几乎同时一怔之后便欲探进冰穴。

只是神识未近冰壁,璀璨夺目的光茫陡然亮起,冰穴之外,杀机狂涌,电流四窜,剑网交织夹杂着彻骨的冰寒,狠狠鞭挞在妖识之上。

两个妖修一声惨呼,剧痛难当,妖识一滞之下还未逃出,已被电光,剑气与森森寒意重重裹住。

两人大惊失色,拼着妖识受损,齐齐掐断了与这缕妖识的联系。虽然对于元婴妖修而言损失一道妖识无足轻重,但被几个修为低下的小辈逼得他们只能弃了妖识,这无疑是给了他们两个响亮的耳光。

"雷老哥,事情棘手呀。"包姓妖修刷子眉紧皱,一脸郑重的道:"他们的法宝着实厉害。"

雷姓妖修若有所思,顿了半晌才道:"老包,今日这事确实棘手的很。"

包姓妖修咬牙切齿道:"他们既有这么厉害的宝物,莫不如直接杀了他们,把那宝贝抢来。"

"我说的不是此事。"雷姓妖修摇头道:"老包、你可曾看清那炼丹女子的容貌?"

"看得不太分明,感觉有几分眼熟。"

"你也觉得这女子眼熟?可觉得她象不象一个人?"

"你是说"包姓妖修冥思想了片刻,突然惊呼出声:"妖后?"

"不错,我也觉得她有些象妖后。"雷姓妖修目光阴沉。

"不会这么巧吧。"

"此事难说,妖后本就是人族,失踪多年,王遍寻无果,若说她是躲入了紫胤宗内那也并非不可能。听说她最擅炼丹,若是让她得了通真草与紫睛飞蚕,说不定她便能炼出克制尸鬼的丹药。这就坏了我们妖族的大事了。"

"如此说来,那就更得快些将之除去,"包姓妖修挠着脑袋"不过,如果此女真是妖后,把她宰了,不知会不会惹怒王上。"想到妖王的手段,包姓妖修不由缩了缩脖子。

"这便是我觉得棘手之处。"雷姓妖修脸上阴晴不定,皱眉思忖半晌,咬了咬牙,从牙缝迸出几字:"先杀了再说。到时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

两人正自计议,忽听远处传来一阵清越的长鸣,数道气势强劲的遁光,朝着小城上空疾飞而来。

两人目力极佳,就见飞在最前的三头大鸟如疾风电闪,浑身迸射三色光茫,双翼振动间金光四射,那气势恐怖惊人。

"翼族巡天!"两人同时惊呼出声。(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