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一回 晋级_《仙门秘径》_花魁小说
时间一天天流逝,转眼又是半年。

这半年来四个男人倒是一刻不闲,除却每日共修,剩下的时间便是两两结伴在界中每一处能转悠的地方进行地毯式搜索。

可是与洛剑尘一样,他们也没能找到可以离开这方镜界的出路,也没有发现界主与巡天存在的蛛丝马迹。

不过许是对他们辛苦找寻的回报,倒是被他们在浮山中发现了几种修仙界中早已绝迹的浮羽石和油石乳。

这一发现立时充实了大家的生活。

油石乳是油石中滋生的精液,大补精元,在远古时有神魔婴生食石乳一说,虽说这无从考证,但在"通真明汇"的医门典籍中却详细记载了油石乳的妙用。

它对血枯之症有极为神奇的治愈力。通常三滴石乳便能填精生髓,让人起死回生。

而且对于碎丹结婴不成的修士而言,油石乳可以助其保持住大部分金丹之力,这样就不至于让结丹失败后的修为直接跌至炼气期。

在修仙界中油石乳在大家族的拍卖场中偶也有售,无论品质优劣,价位都高得离谱。

而浮羽石则是炼制法器的上佳材料,难得的是这里的浮羽石不光质地轻薄,成色上乘,而且其中竟还蕴着火精与水精之息,能蕴有一种精息已是难能可贵,何况这其中还蕴有两种精息,这可真是绝无仅有的天材瑰宝,若是现身修仙界的拍卖会怕是要争破头了。

不过吃够了耀晶苦头的男人们,在感叹镜界物产丰富之余,对于唾手可得的好东西倒也有了几分顾虑,宝贝虽奇货可居。下手却仍需谨慎。最后经过一番分析讨论,他们还是决定走过路过不错过,天材瑰宝一旦错过那才真叫人闹心呢。

月影已渐沉,东部浮山之中,银盆般大小的朦胧光晕在寂静的暗夜中浮动闪烁,透过时明时暗的光晕可以清晰看见,陡峭粗糙的山壁之上此时尤如脱水的海绵一般缓慢的在褪变。

不过盏茶功夫。整面山壁便改了模样。一个个大小不均的小洞裸现而出,密密麻麻排列的孔洞看去倒有几分象蜂巢。

这是油石山特殊的山体绵化,绵化后的山体会裂成无数独立细小的孔洞。要收集石乳就必须钻入孔洞深处刮取乳浆。而且并非每个孔洞中皆有石乳分泌,所以这就需要以神识先在孔洞中搜寻然后再做出准确判断,相对来说神识强大者就能收集到更多石乳。

"到时候了。"

随着崔栋一声长笑,停驻于空中等待多时的四个男人。几乎同时身去如电俯冲向山壁,转眼间四道身影便消失在不同的洞口处。

望着行在最前那两道速度不相上下的身影。洛剑尘失笑出声,况因,崔栋这两个雄霸一隅的男人在这一方天地中日日磨合,磨去了彼此的防备。磨去了满腹的黑水,磨出了惺惺相惜,磨出了真情真性。这或许对他们也是一种收获。

都说修仙断情。然无情又何尝是道的真谛?

洛剑尘抬首望月,暗自计算了下时间。通常山体的绵化一般持续四个时辰,四个时辰后山体会缓慢恢复原状,也就是说从子时开始一直到寅时这三个时辰,况因四人都能安全从容的在山洞中采乳。

这又将是个忙碌的夜晚,洛剑尘仍象往常一样放出一缕神识四下查看搜寻一遍,随后便开始了她的工作。她的工作是在绵化的山体裂隙中寻找浮羽石。

这工作比之收集石乳要简单许多,虽说收集石乳是件劳神劳力的事,然以洛剑尘现在的修为要以神识搜寻石乳倒也并不困难,不过这四个男人早已达成了默契,四人一致要求她待在洞外捡石头,返回驻地后每人再分出一半石乳与她交换浮羽石。

这明摆着是份捡现成的工作,四个男人对洛剑尘的回护自也不言而喻,洛剑尘当然也不好拂了他们的心意。

不知不觉已过了两个时辰,洛剑尘收集浮羽石的小袋已鼓了起来,这时一阵阵极轻的崩响声开始断断续续从蜂巢般的孔洞中传出,这声音听来极不正常。

洛剑尘停了搜寻侧耳静听,按理这座油石山他们才采了两日,应该不会有什么山体崩塌的危险。不过这镜界全由界主掌控,出现出乎意料的状况也在情理之中。

洛剑尘不及多想便一展身形飞上半空,只这一飞之间,她原先立身之处那块岩石已断裂脱落急坠向山下,而整座油石山壁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硬化崩裂,粉块层层脱落,蜂巢般的孔洞逐渐收拢。

终于又出状况了。

洛剑尘精神一振,风平浪静了一年多,每个人都已在不知不觉间铆足了劲等待突变的来临,因为突变很可能就是机会,哪怕是百分之一的机会他们都要去尝试。

"阿尘,这油石山要塌了。"

眼前红光闪动,况因已从一个小洞中钻出,随后宋峋与陈少清也从另两个小洞中钻了出来。四人迅速于空中各据一位结成了一个小阵。

这是洛剑尘五人于共修之后一起研习的一套逆转璇玑星云阵,这阵法融合了洛剑尘当年那个璇玑阵盘和星云阵图中的法阵规则,以阴阳相揉,化星辰,聚五行,将五人之力合而为一。

五人合一其威力估计最少能够等同于化神颠峰期的修士,此刻他们只等崔栋出来便可五体合一。到时面对危机,面对界主,他们都可多一分胜筹。

只是等了半晌,眼见着山体不断崩毁收缩却仍不见崔栋出现。

论实力五人中崔栋当属第二,而且他的控神符音对周围的变化预见性极强,山体崩塌石化他不可能感觉不到,莫非他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者危险?

"三少再不出来可就危险了!"

宋峋放出神识在山壁内搜索,可油石山壁已逐渐坚硬,油石中干扰神识的迷惑力量愈发强烈。他的神识虽透过了山壁却根本找不到深入寻找的方向。

况因在五人中神识最为强大,他一边合目感应,一边放出神识在孔洞中搜索,半晌后,他眉头一展,脸露惊喜,笑骂道:"这混蛋崔栋,可真会找地方享受"

况因与崔栋间的互相感应随着时日增长已愈加精准深厚,那种互为一体的奇怪感觉已将与况因有同心契相连的洛剑尘也圈了进去,近两月来洛剑尘与崔栋也生出了几分心犀相通。

洛剑尘双目微合细心感应,一缕神识追在况因之后也探入山壁。

迂回的山壁深处仍是绵化状,循着熟悉的气感一路辗转,洛剑尘的神识来到了山腹之中。

那里有一串相连的狭小溶洞,四溢的甘醇浓郁结成了薄雾在溶洞间飘浮。溶洞最深处,一汪乳白浓稠的石乳泉分外醒目。

不过更为醒目的是斜倚于泉边的崔栋,只见他凤目半眯,面色如醺,慵懒的姿态仿如一个醉汉,然神情却十分肃然,他的身周一串串乳白色的符文如柔细的丝绦千丝万缕,交错缭绕着。

这些符文不断飞旋,色泽也由乳白色逐渐转为透亮,如一颗颗流星般拖着光尾沉入乳泉,随后乳泉之中又会不断浮起丝缕般乳白色的符文。

洛剑尘暗自讶意,这山体中居然会有石乳泉?这可真是巨大发现,先前收集石乳都得从绵壁上刮取的,劳神劳力不说收获还十分有限,现在整整一池的石乳摆在眼前怎不叫人眼热心跳。

"崔栋好象已修炼至紧要关头了。"从崔栋的神情中洛剑尘隐约看出了端倪。

"不错,这家伙是在汲取泉浆淬炼他的控神符音。控神符音是仙家的法诀,修练多年已与崔栋神魂相连,所以油石乳对他的助益要远甚我们。看来他这是要晋阶了。"

多一个元婴修士现在对五人而言意义重大,他们逆转璇玑星云阵的威力将随之成倍增长。

崔栋的修为本在结丹后期,若他的魂体能够晋级,那就可以一跃而入元婴,而且以魂体晋级优势明显,省去了碎丹结婴不成的危险,成功与否都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唯一冒险的是,魂体在晋级时受不得任何外力干扰,一旦出了差错就将直接魂飞魄散。

"这家伙胆子还真是够大的,也不打声招呼就猴急着冲关,这是吃定了我们会替他把风。"况因收了神识,道:"看来咱们四人得合力先替崔栋挡一挡灾了。"

如今五人同舟共济,助人也是助已,故此对况因之言谁都没有异议。

四人催动起阵法向着山体之中冲去。

如一柄利锥插入山体,四人合一的威力也十分惊人,随着轰然巨响,石化的山壁直接被钻出了一个大洞。

做为阵元的况因一马当先,循路直冲向山腹。好在山体的崩塌还在浅表,尚未石化的山腹之内崩塌有限,所以越往深处,四人行进地越发轻松。不出一刻四人已抵达了石乳泉洞。(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