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七 魔气与通道_《仙门秘径》_花魁小说

《仙门秘径》 第四零七 魔气与通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妖气浓郁到窒息,

野兽的咆哮与嘶吼在石海上荡响,

巨石不断轰击着符力空间,每砸中空间一下,便有耀眼的火星迸射,飞溅。

真相似乎已昭然若揭,

他们这群人落进了妖族的陷阱。

当此绝境,恐惧反变成多余的情绪,

身经百战的几人皆生起同一个念头,无论是陷阱还是死局,现在只有背水一战。

符力空间已缩至不足十平,

空间外一层层耀眼的光芒昭示着符力空间的寿命将近。

青衿道君目光落在洛剑尘身上,这女子其实平心而论他是不喜欢的,因为他素来认为对于女修而言本份二字十分重要,而洛剑尘复杂的背景,出众的相貌和并不清白的名声让他成见极深。

在幻心池中见到了洛剑尘的坚强时他也曾动容,不过骨子里根深蒂固的观念仍让他十分排斥这个女子。

但他心里明白明虚道尊虽对洛剑尘极为苛薄,但实际上还是极为关注的,碍着道祖的面子,当时青衿道君便决定对此女采取睁一眼闭一眼听之任之的态度。

谁想之后这女子甚不安分,在灵株峰帮个忙,就蛊惑得巨阳道君传授了“灵阳经”,跟随腾钰去了趟碧华宗,就与爱徒腾钰双双失踪,而失踪六年归来后,她却又与爱徒况因再次失踪。失踪便失踪了,人不在了,绯闻却还传得沸沸扬扬,这一出又一出的风波,让青衿道君操心得白发频添。自己的名声,徒弟的名声可算是给这女子毁透了。

此女不祥。红颜祸水,从此这八个字一直根植在他心中。

如今况因总算回归,可这女子再次叫他骑虎难下,她居然打破了万年来的规则,手握着金阙剑嫁做了况因的妻,这离经叛道的结果虽然他只能接受。但也在他根深蒂固的成见上又添了一层鄙视。

然就是这么个让他厌恶的女子,他又不得不护他平安无事。因为他现在不仅是明虚道尊的关门弟子自己的师妹。而且还肩负着治疗腾钰的重任。明虚道尊的信函中明明白白写得清楚:唯其能愈腾钰,力保之见其如见吾。”

青衿道君心头辗转思忖,如今的局面已经有些失控。无论况因与玄执休成败与否,都先将此女送走再说。一切以大局为重。

拿定主意,青衿道君取出三张月光遁地符递给洛剑尘道:“洛师妹,烦劳你原路返回去向明虚道祖和青阳师兄报个讯。我与玄诚,天南结阵护你。这月光遁地符尚可助你一臂之力。”

“是。师傅。”玄诚真人与洛剑尘有师徒之情,又向来对师傅的决定说一不二,是以青衿道君的话他打心眼里赞同。

“好。”天南真人性情直率,虽觉得洛剑尘一走他们要承受的压力更大。但毕竟是个女人本就不该让她涉险,所以对青衿道君的提议也觉得理所当然。

“青衿师兄,若能走。不如大家伙一起走,只是。你瞧,咱们哪里还有退路。”

洛剑尘没想到总是一张不冷不热公事公办脸的青衿道君会在这种时候动护自己逃生的念头,心中又是诧异又有几分感激,要知道现在已接近生死关头,换做别人拖上一个垫背的岂不更好,哪里还有护着不相干人逃命的道路。

就冲青衿道君这份心意和德行,洛剑尘决定若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便将这几人弄进幻灵境再说。

“不行,纵然没有退路你也得出去。”

青衿道君回望来路态度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执拗坚决:“玄诚,天南,你我合力送洛师妹走。”他将符纸朝洛剑尘手中一塞道:“巡天,过来,护着你主人走!”

“青衿师兄,”

洛剑尘有些动容,也有些头疼,青衿道君的固执护短她是早有耳闻,现在看这架势,他是铁了心打算拼了老命也要救自己。

这种老人家应付起来倒是有点麻烦。

“况因,昊儿生死未卜,我岂会独自逃生,。”洛剑尘实话实说,斩钉截铁的表达了自己的决定。

废话多说也浪费精力,洛剑尘决定亮一亮实力,让青衿道君见识一下她存在的价值,也不妨放手一搏。

她运转起灵阳经,心随意动,金阙,破风,噬精,光影四剑齐出。

顿时小小的空间中流光耀目,恰似光海。

四柄神剑剑光缭绕,灵气蒸腾,织起的剑网竟在瞬间压制住了推进之力。

古朴浓烈的灵息,浩大纯厚的剑气,盖过冲天妖气将神性的力量注入空间的每个角落,

青衿道君,天南真人,玄诚真人尽皆为之动容,虽然他们毕生与剑为伍,但眼前的场面还是让他们万分震撼,幻心池上曾经的一幕重现在青衿道君和玄诚真人脑海。

十剑化现于一身,当年不要说是青衿道君,就连明虚道尊也不曾相信过这种示现,但就在当下青衿道君被现实上了生动的一课,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青衿道君虽曾听况因提及洛剑尘已熔炼了金阙剑和破风剑,然现在亲眼目睹还是激动得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

十剑一身,莫非真有可能?青衿道君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对这女子的厌恶未改分毫,但他又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眼前的女子命定与剑渊源深厚。

他的脑中灵光一闪,莫非明虚道尊对此女的重视和培养其实也包含了借其运势振兴剑宗之意?

想到此处他不由精神大振,

时也,运也,命也,

修道之人虽逆天而行,但逆天却逆不了命,命运之手无时无刻不在摆布着他们这些所谓强者的命运。

既然此女注定有十剑之缘,那是否说明冥冥之中一切也皆有定数,十剑未收,此女命不该绝,今日的危机之下,她依然会绝处逢生?

他在心中喟然长吁,看来当年所见其五灵护身,必然有其命定的预示,若真如此,自己倒也无需多此一举。

“青衿师兄你我合力先稳固防守,万不得已,剑尘自有良策险中求存”

“好。那一切就听洛师妹的。”

洛剑尘哪里能猜到青衿道君的心思,见他不再坚持己见,立刻催动四柄灵剑封住空间四角。她原本按着玄朔的示意只以韬光剑紧守着“兑”位,现在又多了四柄灵剑,操控起来艰难了许多,但众人的压力却是轻了不少。

经此一来,洛剑尘身上灵气流失飞快,她忙以溶灵针灌入经脉,心中暗叫可惜,若是冰棱魂没有失灵,现在完全可以借助冰的力量筑起一个冰穴防守等待。

空间暂时停止了内缩,符力空间也许是得了浩然剑气的影响竟迟迟没有崩毁。

时间就这样在狂轰滥炸中静静流逝,又是盏茶的功夫,

出乎意料的状况又发生了,空间中的妖气竟开始慢慢淡去,取而代之的却是越来越浓的魔气。

“怎么回事?”

这个变化又是始料未及。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的对手难道不是妖而是魔?

“师傅,你看。。”

“主人,那是。。”

玄诚真人和巡天忽然同时惊呼。

只见在漫天肆虐的石涛中一道金光,气势如虹,陡然暴亮,石海訇然中开,被金光生生一劈两半,石浪汹涌分向两边,顷刻间果露出火炭般通红的地层。

“轰隆”“轰隆”

随着隆隆巨响,遍布暗黑符文的石浪中,一块块巨石上不断亮起金光,金光如切割的利刃以惊人的速度分解着巨石,不过眨眼之间,巨石已然不见,无数细碎的小石山一堆连着一堆无尽蔓延。

石海不见了,威压消失了,一切绝处逢生,这么说玄朔和况因是成功的破除了第一道禁制。

众人欣喜万分,

可还未等他们定下心神,

地层深处忽然传来雷鸣般的轰响,大地狂震,随之坍塌开裂,而符力空间竟于瞬间炸成了一缕青烟。

“不好!”

这又出什么状况了?

巡天飞身扑近洛剑尘,不容分说展臂将她抱负在背上,哗啦一声裂帛之声,巡天背上金色长翼撕开衣裳卷起一道飓风击开了合拢的地层。

青衿道君立时拍出一张月光遁地符,可符纸一亮之后竟飘飘坠落于地。

符箓竟然失效了。

“用遁地术。”青衿道君临危不乱,双足一蹬,将元婴修士的威压释放到极致。

众人皆使出毕生修为准备应对另一场拼搏,可震动却只维持了数秒便恢复了平静,只是在这数秒的时间里地层又发生了改变。

有两处坍塌开裂处各涌出一泓冒着白雾的水流,另有两处坍塌处则陷落成两个洞穴,只有一处坍塌处变成了一条冗长的甬道。甬道似蜿蜒的长蛇直指远方。

这算是五条通路吗?五人再次面面相觑。有路了,可该走哪条呢?玄朔,况因和颛昊呢,他们又在哪里,禁制破了为何他们迟迟没有出现?

洛剑尘暗暗感应着同心契,隐隐觉得况因应该平安无事而且就在这附近,心中踏实不少,于是和余人一样开始放出神识探勘。

五条通道中气息交杂,似乎皆有生命存在,却又窥不出个究竟,浓郁的灵气,浓重的魔气,唯独没有妖气。

众人困惑不已,先前的妖气去哪儿了?(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