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之狂舞 > 18.一滑的精髓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xs26.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风咒丢出。

  一团小型龙卷风向着乱射刮了过去。

  急急呼嚎的怒风宛如恶鬼一般呼啸着将周围的枝叶打得癫狂抖动。

  与此同时,几枚魔法球夹在其中,对着前方某个身影轰炸,逼着对方不得不躲开身位。

  虽在退位,乱射却轻巧地一个走位,翻越在了另外一颗树枝之上,半空,回头箭一箭射来。

  感知着对方大概的位置,乱射在回头箭之后看也不看背后,拉弓对着身后的某个位置就是唰唰唰三连箭,盲射。

  盲射可不是瞎射,这是很讲究准头的一种射箭的方式,非高端射手是不会掌握的,而且对于对方的行为你也要有足够的了解,乱射是丛林杀手,自然而然对李大美人如何攀越有一定的了解。

  一枝脚掌半宽的树枝上,乱射平稳地一个前翻滚,起身回身的刹那,三箭回头。

  看的玩家一众吞咽口水,这么细长的树枝也敢翻滚,稍不注意,方向偏差半分,就掉下去了。

  还有这射箭的方式,很多都是顺势而为,根本没有刻意地抬手,而且是箭箭精准。

  尼玛这才是高级射手啊,虽然对乱射攻击作风抱有很大意见,但这熟练的林丛作战还是让看的人内心火热了。

  站在公正的角度,乱射的的确确是非常强力的。

  旁边一支树藤,乱射手一钩,如缠蛇一般,整个饶在树藤之上,在树藤转绕的刹那,一道火光对着那个洁白的身影猛袭。

  可大伙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乱射。

  因为在玩家的视野中,乱射整个放开了双手,向下掉下去了。

  不知道多少人闭上了眼睛。

  这就摔下去了?

  不可能吧,这可是乱射。

  似乎是玩弄玩家的心脏似的,乱射整个掉了下去,不知道多少人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么高摔下去,即便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却不想,乱射整个垂挂在了树藤之上,倒挂金钩,在惯性的驱使之下,树藤剧烈地摆动了起来,也在这如钟摆摆动的空档,乱射整个头向下掉去,手中的弓却举起,目标直指那个追击者。

  在摆弄到最顶点的时候,却是凌空滚翻落到了另外的一颗树枝之上,在踏上树枝之后,身体前驱,又是返身的回头箭。

  这样的姿态怕是乱射本人的屏幕一阵天旋地转吧,就这屏幕一阵乱晃的空档,一般人连站稳都是个问题,可乱射却再次丢出了三记精准的回头箭。

  这...不知多少人增大了眼睛。

  说不惊奇是不可能的,就这一手功夫,玩家发现他们自己要从新审视乱射了。

  简直是强得令人发指啊。

  这一系列连贯地翻腾转挪,间或射箭连续不断,看得一帮人惊心动魄。

  一边翻越无比娴熟,一边射箭接连不断,怪不得那些狂猛的战士和骑士更本那他没辙,在这林间,乱射俨然泰山,俨然王者。

  丛林杀手这个身份太掉价了,从今天起,乱射要改名号才是,王者才能显示风范。

  丛林王者!

  虽然乱射强得让人生不出反抗之力,但几个回头一看,身后,一道白色身影也是不遑多让。

  李大美人缠龙抱树,一个环绕,身体却是转向向前跌出。

  三支利箭接连扎在了之前环保的树干之上,尾箭一直震颤不止。这是对方的三箭盲射,若不是李大美人环绕及时,怕是要被钉个扎实。

  然而半空跳落的李大美人却是抬起了法杖,魔法球连个丢了2个,光球似乎知道对方往哪里跑似乎的,直蹿而去,逼得前方人物不得不转向,魔法球轰在树干之上,激起一阵烧焦的青烟。

  落在树干的李大美人并不是双脚径直采在树干之上,却是双手双脚同时扣住树枝,看的人有疑问,踩树枝之上不是更好吗。

  却不料,视野之中,一个火色的点越来越亮,千分之一秒的刹那,威力奇大的火之箭擦着李大美人的眼睑刺过,让不知道多少臆想抓取落地的人一阵心惊肉跳。

  乱射太阴险了,也太沉着冷静了。

  若是习惯使然,那一记火之箭就是致命的一箭。

  NICE啊,这一躲,不是死的寂灭,而是生的勃发。

  一支树藤倒垂了回来,正是乱射之前倒挂金钩用的那支。

  李大美人刚来得急丢出一阵火流光,又是三支箭矢射了过来。

  李大美人抓住了树藤,但看的人要尖叫,这三箭要射到了,难不成乱射知道对方会抓树藤。

  显然是的,尼玛这也太刁钻,太狠了。有几个看着乱射不禁慑慑发抖。

  感觉李大美人的动作都在眼里似的,乱射的盲射和回头箭都是经过精准预判的。无怪乎那么多人一听到乱射就心生无力。

  若是被射中,李大美人原本不多的血量立刻会掉到濒危,只要对方连续2次顺势而为的攻击,李大美人就要跪。

  李大美人不是不给自己加血,实在是瞬加在CD(技能冷却)中,读条加血又费时间,只要一给自己加血,那么想要跟上对方就没希望了,对方可是乱射啊,哪里会给你追上的机会。

  众人心情很急躁,看起来李大美人被动地在后面追赶。

  眼看着又是三箭袭来,李大美人刚一抓取树藤,双脚却是直接蹬在了树干之上,整个人就这树藤荡开了去。

  从玩家的视角,三箭简直贴着李大美人身躯射过,不知道多少了吞咽着口水,太心惊肉跳了,只要迟上那么半分,三箭就落实了。

  而此刻看去,荡开去的李大美人一边半空丢出了2枚魔法球,在落到了某颗树干之后,却没有放开树藤,而是边施法边抓取树藤疾跑起来。

  火焰侵蚀和水系魔法潮汐之力先后向着逃窜的乱射奔去。

  而李大美人眼前的树干已然越跑越细,细到感觉李大美人都要掉下去了。

  突然一个纵跃,李大美人抓着树藤飞了起来。

  树藤被抓成了水平摆荡,李大美人抓着树藤急急向前狂奔。

  视野之中,李大美人犹如再世天人,在树藤的甩挡之下,向着前人急掠,速度竟然更快。

  乱射岂是被动的主,却是半空突然折向,雨箭快速袭来。

  雨箭:弓手的一个大面积攻击。

  后面,一阵火焰的冲撞,具有震荡之力的火焰震荡波和箭雨激烈的碰撞,半空火焰炸弹炸开,李大美人从熊熊的火光之中冲了出来,手指已经放开了树藤,整个扑了下去,目标直指正向前急掠的乱射。

  咋一看去,错觉似的,李大美人反而更加凶猛。

  可玩家的视角里李大美人血量少得可怜,只要再多几次攻击,必跪。而前方并没有选择硬碰硬的,血量依旧在70%以上。

  之所以这样,大家很明白,不是乱射不来硬碰硬,实在是此人性格太猥琐了,猥琐到令人破骂都没辙了,反而只要一直放风筝,乱射就没有任何输的可能性。

  狠人啊。

  看的人不得不对乱射刮目相看,当然这看,绝非仅仅是看好。

  当然,李大美人也让人一片叫好。

  “溜啊,这李大美人怎么看起来也是虎虎生风,竟然没有在乱射的狂压之下屈服,反而更加骁勇。”

  “是啊,虽然李大美人取胜不大,只要乱射不硬碰硬,结局只有李大美人被耗死,但是,这李大美人也确实很赞了,能够紧紧咬住的乱射的步伐,相比那些只能吃乱射尘土的战士和法师们,这李大美人的表现已经很厉害了,就冲这份敢于拼搏,敢于挑战的精神,我也要给她点个赞。”

  “可惜是个遗憾的赞。”

  遗憾的是,这一扑显然是不可能扑中的。

  前方那动如脱兔的身影毫不惊慌,虽然两人从30码的距离被生生拉到了10码不到.(一码=0.9米)

  可乱射依旧稳稳地放着风筝。

  身后,李大美人紧紧咬住,更激烈的对轰爆发了。

  魔法球和普攻射箭如同流水一般互来互往,这过往的树干可遭殃了,尽是被魔法轰炸的烧痕和箭矢的乱射。

  尽管知道结局会怎么样,但这场上的战斗节奏还是太火爆了。李大美人在后面追,乱射在前面一直放风筝,流畅的翻越配合着快速的流水攻击节奏,宛如两只精灵在林间对射,太精彩至极了,似乎任何言语都难形容此刻两人的胶着,太凶险了!

  只要一个微小的差错,结局就会立马拟定,然而这交战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场上依旧势如水火,这些看的根本不敢去揉眼睛,兴许一个揉眼一个眨眼,就会错过什么重要的细节。

  12分钟。

  在乱射的一路放风筝之下,李大美人竟然坚持了这么久,由不得看客也对李大美人刮目相看。

  之前说李大美人坚持不过一两分钟的早闭了嘴,紧张激烈的十二分钟,让大伙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牧师。

  乱射本人也暗暗心惊,这李大美人真是可以了,看的出对方不是丛林老手,显然是深刻的操作在坚持,若非自己攻击行云流畅,破绽很少,怕是还拿她没辙。

  眼看着李大美人即将倒在了箭雨之下,间或的一个瞬回总算拉回了濒危线,许是抬手的缘故,李大美人一个脚滑,整个向后倒去。

  不是吧,这个时候...

  看的人齐齐睁大了眼睛。

  哎,到底是拿乱射没办法。

  操作失误,李大美人向后垂倒了下去。

  叹息声一阵阵起伏,这么高空坠下去,残血的李大美人断然是活不成了,胜负已经分晓。

  看的人不由自主地一个个站了起来,之前说李大美人一般货色的低下了头,无论是技艺还是手段,这个李大美人对乱射也是不遑多让,到底是职业差距,牧师的敏捷是根本不可能和弓手相比的,由此可见,如果李大美人来玩弓手,说不定成就比乱射还要高。

  几个小牧师玩家也站了起来,是尊敬。今天的李大美人发挥得很完美。

  但现在,他们竟然不觉流泪了。是满足的泪水,李大美人让他们看到了牧师也可以疯狂,也可以很凶猛。

  谁说牧师只能缩在团队背后加血的。

  谁说牧师只能接受一位地挨打的。

  谁说牧师没有了团友的保护就不得不逃离的。

  今天,李大美人让他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牧师,一个疯狂的牧师,这是一个竭嘶底里的呐喊,是一个时代的宣战。

  即使败,虽败犹荣,怕就怕你没这个勇气,没有敢正视自己的力量。

  李大美人,英雄!

  破风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

  李大美人的对决本不关他任何事,但是此刻他内心却感到十分地失落,显然,李大美人让他看到了一些看不到的东西,这些东西很鼓舞他。

  输了么?

  乱射也在想同样的问题,一路紧跟,最终失蹄,这李大美人也算好手一枚了,只是自己技艺更高一筹。

  他停了下来,转过了身,顺着李大美人即将落下的位置眺望。

  视野之中并没有白色的身影,正纳闷怎么回事,前方,李大美人腾空袭来,一截法杖在视野之中越来越大。

  乱射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动作,法杖却是一棍子敲在了后脑勺上。

  与此同时,身边白影一过,自己的脚下被一钩,整个仰面倒下,刚从眩晕解除,神经发达的乱射刚有所动作,浑身被一道绿光击中,瞬间任何动作和攻击全部失效,乱射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在倒下的势头,乱射半空转过了身,视野中,几枚白色的光球拖着长长的尾线追击了下来。

  几千公里之外的一处小屋里,乱射本人平静地放下了键盘上的手指,内心激烈地狂跳着。

  到底是大意了,如果是真实的决斗,那么自己已经死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了,这样看来,还不够格,至少看来,李大美人很出色,再打一次,他兴许不会输,但,人生没有再一次。

  李大美人胜。

  极致高空中,一截树干之上,李大美人平静地站着,宛如战争女神,极美的面庞却是高贵和冷峻。

  整个看台,极致地宁静,落针可闻。

  这最后的关头李大美人落地摔死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之,李大美人在树枝间的一个倒挂金钩,跟单杠运动员似的,极致地把自己甩向了对手,不过李大美人更极致,人家是用脚把自己甩飞出去。

  而在对手愣神观看的空间,毫不迟疑地法杖出手,对于李大美人的法杖敲人技巧,看过视频的人都已经领教过了,很神奇的一种技巧。

  之后的将人绊倒正向倒下,顺手的一记精神冲击完美无瑕,即使乱射还有意识,也只能一具尸体一般掉下树梢。

  那可是牧师的神技兼鸡肋技,精神冲击。神和鸡肋的区别那就要看操作者了。

  要说最精髓的必然是那一滑,演的天衣无缝,真的不能再真了,实则以退为进,一举将对手打下树干。

  超精髓的一滑。

  决定胜负的一滑。

  这一滑不是巧合,而是对于战机的把握。

  直到大大的胜利字母打出来,众人还是没有醒悟过来。

  这对手要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可人是乱射啊,一个在丛林间动如脱兔行如精灵战如机关枪的一个男人,竟然被人打下了树梢。

  而且打人的还是一个牧师。

  这还是那个最弱势的职业吗。

  看视频的不知道多少个在自我审视。

  这怎么可能啊,想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可众观整个局势,乱射根本没有半分的放水,依旧是让人破骂的那一套,即便对手是个最不被看好的职业——牧师,他也依旧执行他那一套,可结果呢,却是被人从树上轰下来了。

  死了也就算了,这无可厚非,胜负乃常事,可被人从树上轰下来就不一样了,乱射此人之所以名声大,最大的依仗就是他那一手无与伦比的攀爬功夫。

  可结果还是被打下来了,对手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牧师。

  赤裸裸的打脸啊。

  曾几何时,牧师也可以有这样的疯狂的一面,看的人大多思想还在挣扎。

  有人尖叫了,不尖叫不行啊,难以发泄内心的狂欢啊,几个牧师跳了起来,欢悦那是必不可少的:“看到了没有,乱射被人从树干顶上轰下来了,轰他的是个牧师。”

  此刻的牧师,已经不仅仅是牧师,李大美人超越了很多让人无法理解的范畴的意义。

  让你们低看我们牧师!

  让你们诽谤我们牧师!

  让你们一直以为我们牧师无能!

  看看我们李大美人干了什么?

  吊打破风,吊打长枪一霸,轰杀乱射!

  李大美人对破风的冲击很大,本来失落的他像是卡壳了一般,直到许久,他才转过了弯,喜悦了起来。

  呼...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种难以名状的快感似乎急急地想要宣泄,却一时发现任何呐喊和嚎叫都是多余,破冷颤抖着手将一则视频放上了论坛。

  一分钟后,整个分区的论坛,如果大爆炸一般,不知道多少鱼虾蟹类飞了出来。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