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之狂舞 > 20.互相追着打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xs26.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数人摇摇头,感觉战斗会很快结束。

  皮甲系的两个职业弓手和刺客是最克制法系的职业,本身,这两个职业拥有着高敏捷,移动速度快而且动作迅捷,其次,这两个职业有着不少魔法躲避技能,有了这些技能他们可以毫无忌惮地贴近法系职业。

  在职业的极大优势之下,加之冷武的银名能力,看的人想不出李大美人还有招架的能力。

  之前的三场战斗看得出李大美人的近战能力很强,战斗风格也很奇异,居然连法杖敲人的手段也用上了,着实抓了不少人的眼球,但在现实面前,看的玩家出奇地冷静。

  李大美人再近战强力,能和主重近战的刺客相比吗,尤其冷武更是个近战的好手。

  这场战斗怎么看起来都是一只羊羔和猎豹的斗争。

  然而大伙一看李大美人,差点全场跌倒。

  人太悠闲了,悠闲到打高尔夫球了。

  李大美人双手抓住法杖底部,一个下抡,一颗圆石直接飞了出去,击打在了残破的石像之上,圆石反弹,向着李大美人身后弹射而去。

  她在搞什么东西?

  围观的一个个傻眼。

  但在另一部分的玩家眼中,刺客冷武高速行进,距李大美人背后不足二十米。可是,视野之中,为什么会飞来一颗圆石。

  冷武纳闷,他摸不清这会李大美人打高尔夫球的意图,顺势躲避,圆石落空,击在了空处。

  他发现自己了?

  不可能的,这点冷武很清楚,至今为止,李大美人还没转过身来。

  那么这圆石顶多是试探了。

  巧是巧妙了点,若是自己第一时间劈飞圆石,声响必定惊动对手。

  果不其然,李大美人朝其他方向打棒球了。

  “这搞毛线呢?”几个笑了:“难不成李大美人指望这所谓的高尔夫球把刺客高手冷武打飞吗,哈哈,笑死我了。”

  “呵呵,真是逗,万万没想到啊。”

  “确实搞笑,不过刚才冷武确实差点中招了。”

  “这圆石速度比魔法球还慢,躲避起来根本不吃力,别说是冷武了,我也能躲掉,这李大美人简直是吃力不讨好啊。”几个之前看李大美人还显得厉害,这会儿却是有点无脑。

  这打高尔夫球纯属作秀,看场的一片在笑。

  冷武根本没用刺客赖以成名的隐身偷袭,却是急速贴近,在团战中刺客偷袭总能体现关键的作用,但在个人对战中,隐身却并没有多大的意思,因为对手知道和他作战的是个刺客,那么起先肯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

  可冷武突然就后悔了,看着眼前的李大美人的悠哉模样,哪里有着半分戒备的神色。

  早知如此,他绝对会隐身给李大美人好好上一课。

  喂,称职一点好不好,和你打的是个刺客,更是个银名,你能不能有点白名牧师的觉悟啊。

  真是小看自己,既然如此,他也不再有什么怜悯之心了。

  冷武嘴角一哂,如同幽鬼一般摸到了李大美人的身后,右手的匕首高高举起,目标赫然是李大美人的后背。

  无数玩家捂着嘴,这突然的一击伤害绝对很可观,不愧是冷武,这熟练的幽影步健步如飞却又悄无声息,作死的李大美人根本没有发觉背后贴上了一个人。

  攻击要到了。

  噗。

  棒子打在石块上的声音。

  谁也没有料到,在冷武跳起猛扎的空档,会有一枚石头率先击中目标。

  冷武被击中了。

  身体和圆石的接触,泛起了轻微的响声。

  匕首还没扎到李大美人的身后,却是李大美人突然转过了身,与此同时,一枚近身的魔法球贴脸拍来。

  反应速度好快。

  这是冷武最先获得的一个资讯。

  能走到这一步的牧师绝非常人。冷武有心理准备,可没想到这个牧师反应力会这么快。

  听声辨物之后的0.2秒,李大美人的魔法球跟着来了,这还是算了键盘的输入指令的。

  没有迟疑,冷武半空收刀,脚步小跳,身体前倾带扑,形似滚倒一般,左手匕首送了出去,目标依旧是李大美人的背后。

  这一系列的微小动作看起来不过如此,却是挑动着看客的神经,冷武整个如同泥鳅一般几乎是贴上了李大美人收到了第一滴血。

  -207.

  一个红色的数字飘起,李大美人受到了致命一击。

  漂亮。

  反应也是快的出奇。

  一系列动作看起来圆润无比,而在看台观看的看客深知要使游戏人物做到这般轻灵,却是极难的,这不是心随意动,而是要不断通过键盘机械的指令完成动作的,是十分生涩古板的,而冷武看起来却是那样地灵活,显然是操作恐怖。

  多数看的人都觉得嗓子发干,银名的人个个果然都是老虎。这才开头,银名的能力他们就已经领教了。

  极致险峻的照脸魔法球没有中,反而冷武轻灵的一个饶身扑加左手刺,命中。

  这反应力也真是恐怖,看客都在表达着冷武不凡的反应力,相反李大美人的迅捷却是被忽略了。

  一击命中,冷武哪里会放过再次出击的机会,况且自己现在还处在人家的背后,不打出一套连贯的连击冷武是不会罢休的,至少也要夺去李大美人的半条命。

  算算李大美人预计接下来的动作,冷武并没有像平常的刺客一般及时丢出控制技凿击,却是右手再抹一刀。

  -87.

  果不其然,李大美人将头一偏,印象中的凿击并没有到来,却是身体再中一刀普击。

  之后,李大美人还没来得及抬手丢出抗拒冰环强势震开距离,却是晕了。

  凿击。

  臆想中的没有来,等到来时却为时已晚。

  冷武的心思就是如此地刁钻。

  光有技术是不足以成为银名的,你还必须有足够的心计和见识。就如同空有一身本领,结果最终被低能的人玩得团团转,可见经验和心计的重要性。

  看的人内心都很沉重,这些银名的都是人精啊,不光技术到位,心思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提炼的,果然恐怖。

  李大美人被凿击命中,立刻陷入眩晕,身体无法动弹,冷武连割带剐瞬间五六刀,眼看着李大美人即将从眩晕中解除,冷武一个脚踢,命中李大美人的膝关节,后者立马膝盖弯曲,在一个钩铲之后,李大美人直接被踢跪在了地上,身体向前倾倒,眼看着要整个趴在地上。

  以已之身替代李大美人,视野之中并没有刺客冷武,玩家想着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即刻反身丢出震荡波绝对控制,或者起身硬撼对拼,或者侧身翻滚躲开,可是看到冷武接下来的动作,他们都绝望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冷武接下来并没有抓取这个可以继续攻击的空档,却是高抬一腿,如踢球一般,若是这一腿踢实了,接下来免不了要被继续一套连击。

  而之前所想的三个行为根本无法抵御这突来的一腿。

  这也忒吓人了,作战行为完全不同于常人那一套啊,怪不得在银名手里,玩家弱的掉渣被玩弄于股掌,实在是一招一式全在人的意料之内。

  这面儿都还没见着,李大美人怕是已去大半条命了。

  众玩家皆是揪着心,意料是一回事,当真看着发生又是另一回事。

  和银名的差距,果然是太大了。

  “被吃得死死的,普通玩家和银名真是没法玩。”

  “太吓人了,感觉怎么做都被看见似的,银名开挂一般。”

  “这种被掐着脖子打的战斗当真是生不出半分反抗之力,这种感觉,太郁闷了。”

  想人所无法为,为人所想不到。

  大多数看李大美人已然如同尸体一般,几个还在内心坚持的也是在内心激烈地挣扎着。银名的能力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所拥有的希望都变得渺茫了。

  牧师真的只配站在队友身后吗?

  牧师真的这么弱势吗?

  几个都很沉默,这种希望被破灭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这不怨李大美人,相比他们,李大美人已经足够出色,至少没人强迫她这么做,但她却是这么做了。

  不论结局怎么样,李大美人终究做了一个标榜,一个底层牧师的疯狂逆反。

  止步于此了么。

  场上很安静,所有人也很平静,这一刻终将来临,李大美人即将继续被吊打。

  冷武也平静,这一腿基本命中,李大美人免不了要被继续一套连击,再随着两个隐身技能的强势扑杀,李大美人已经必死无疑了。

  加血?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在刺客贴身之下,牧师能不能顺利抬起手都是个问题,更何况,几个加血技能都是有吟唱时间的。

  当然,瞬加是可以有的,但这早在冷武的意料之内了。冷武已经为李大美人量身了攻击套路,甚至连死的姿势都想好了。

  作为一名高玩,一名从尸山血海中挣扎出来的死亡刺客,冷武这么想,一点也不奇怪,技术和实力以及经验允许他有这个资格。

  李大美人倒下去了。

  李大美人即将起来了。

  冷武的一脚飞来了。

  要命中再接一套打击了。

  一众瞩目,这一刻终将来临了。

  无数人又揪心了。

  但是...

  李大美人却没有起来,整个趴地上,双手在地上一拍,如爬蛇一般,诡异地贴地向前划去。

  凌然也很平静,果然是银名呢,作战方式完全是掐着点来的,完全不同于之前对战的三个。不过,这才是像样的战斗嘛。

  冷武踢空,李大美人爬蛇一般向前略去,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矜持?得体?

  在生死战斗中谁还顾这些,不过,凌然是不屑。

  体面是给爱面子的人看的,热衷战斗的讲究技艺的谁还在乎这个。

  偌大个看台,还真没人笑,相反,无数人啧啧称奇,能从冷武腿下逃脱,李大美人这一爬堪称经典。

  这也能躲掉,真是溜,这一爬,感觉是救了自己一命一般,太神奇了。

  几个甚至站起了鼓掌了。

  在那种情景之下,李大美人竟然冷静地以滑稽的逃脱之法避免了冷武接下来的一大套攻击,简直称绝也不为过。

  竟然被躲过去了,冷武平静的内心并没有泛起多大的波澜,这一爬,很漂亮,但是,可惜你遇到的对手是我。

  在踢空的瞬间,普通玩家还要停势以稳固身形,冷武却已经奔涌出去了。

  这奔腾之势身后有如拖沓着尾影,速度奇快。

  竟然是幻影步。

  好多人感觉眼睛花了,皆是柔着眼睛,几个以为错觉是视频模糊了,可周围景色却清晰得紧。

  识货的内心惊叹,这幻影步如此娴熟,这得多块的手速啊。180?260?

  李大美人起了身,正视前来的幻影。

  右手一抡,法杖直接脱手飞出去了,手间寒芒一闪,一柄短剑凭空生出,握于身后。与此同时,李大美人也反向略去。

  奔涌之势竟然丝毫不低于冷武。

  坐在前头的一排排人全部站起来了。

  等等,这是牧师?

  这尼玛李大美人到底什么鬼,刚还对她躲掉一踢感到称奇,结果半刻不到,画风突变,人拎着一柄短剑要和刺客拼命了。

  喂,有点牧师的觉悟好不好。

  看的玩家一众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那皆是万匹草泥马奔涌而过,内心那是拔凉拔凉的,思想什么全被颠覆了。

  冷武本想着对手会丢来闪着光芒的法术,可是法术迟迟不来,视野之中却飞来一截法杖,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去躲。

  其实是想躲也躲不了了,这么近距离的甩棍,冷武本人还真没反应过来。

  感觉人物的头部被敲打了。

  不会这么巧合吧。

  冷武想呐喊了。

  但是没用,他被晕了。

  眼睁睁地,面前的牧师欺身而来,咋一贴面,一柄短剑划过一道亮弧,他被割喉了。

  -78.

  飘起一个数字。

  割喉是加深伤害,刺客给牧师割喉一般有三百多伤害,但牧师给刺客割喉却只有几十的伤害,这显然是物理攻击在作祟,法系物理攻击低是天生的。别问为什么,这是个所有玩家都知道的问题。

  然而割喉还不止,顺势的,冷武的后背被扎入一柄尖刀。

  -69.

  又飘起一个伤害数字。

  神经敏感的冷武很明白发生了什么,眩晕刚一解除,他刚抬起手,脑袋上又被来了一下。

  这一下,不是法杖敲得,而是短剑的柄部敲的。

  神似凿击的一敲,冷武又被晕了。

  不是吧,冷武想哭,这也行啊,这啥牧师啊,法杖当暗器,牧师拿短剑却玩起了刺客的套路。

  唰唰唰。

  和冷武之前对待他的套路一样,他也回敬了对手五六刀,伤害很低,都只有20多,接着一踩膝弯,顺势一钩,冷武也倒下了。

  倒不是凌然不能用法术连轰,相反,在控住冷武后法术轰击完全比短剑刺杀高几倍的伤害,原因是凌然喜欢冷兵,喜欢盾,喜欢刀,喜欢剑,更喜欢短剑,那种一刀刀刺在敌人心口的感觉真的很爽,而且,他又不是只为了斩杀对手而来。

  若要如此,他第一战就可以把破风轰得找不到北了。

  没办法,血玫瑰给他用的就这一个牧师号,只能将就着玩了。

  牧师当刺客玩,只能尝尝鲜了。

  冷武突然脸红了,这被牧师戏弄,怎么可以。

  他是一个银名,更是个有尊严的好手。

  然刚想爬起来反击,屁股一翘,横来的一脚,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角色滚着走了。

  于此同时,他的身上不断冒起20-30的伤害,期间也有60-80的,显然是牧师的短剑扎的。

  伤害很低,可是一连八九刀,不是前胸就是后背,就算是血牛骑士也要掉一截血啊。

  加之之前的割喉跟连刺,十几刀下去,冷武也掉了小半的血。

  没办法,刺客也是脆皮职业,牧师一般1700的血,刺客也才1900左右,都是脆皮。

  这感觉怎么跟自己算计她一样,这个套路不就是他之前想的吗,冷武突然内心很沮丧。

  别让我爬起来,不然我会让你很难看。

  终于恢复行动了,游戏规定同一动作在短时间内是无法使用两次的,不然一直被踢着走,即使血牛骑士也吃不消牧师的追赶。相同的,这牧师也无法同一手段敲晕自己第二次了。

  接下来,该是我疯狂还手的机会了。

  刚一起身,冷武直接暴走了。

  被一个白名牧师连追带打,简直是奇耻大辱。

  冷武直接隐身,隐身之前却是白光一闪。

  法术闪避:可以躲避一次魔法伤害。

  也就是说牧师无法第一时间用魔法手段逼对方现形。等李大美人用最快的魔法球去轰,人家已经离开了原地了。

  场上很安静,可是这安静的背后却是震惊,谁也没有料到战斗竟然会朝着这个方向走。

  开局不到半分钟,碾着李大美人走的冷武突然反被碾着走了,而后发的李大美人用的根本不是魔法的套路,却是一刀一刀地砍着人家,若是物理职业也就罢了,拿刀砍人天经地义,可他们现在看到了什么,拿刀砍人的竟然是个牧师,砍的还是个擅长砍人的刺客,更是个银名。

  无论如何,场上一片600多的人全部傻眼,感觉是凌乱了。

  牧师虽然也可以佩戴短剑,可是个玩家都知道,这短剑是牧师专配的法术媒介之物,跟法师的法书一样,用通俗一点的话说,就是法器,助长魔法之力的,可你李大美人倒好,舞刀弄剑玩成了刺客的套路。

  牧师哪有这样的玩的。

  但是,偏偏,没有人能反驳。

  场上,李大美人不正碾着对手走吗。

  某个看台的玩家感到不真切,狠狠地扭了自己一把,很疼很疼,没错,是真的,他没看错,刚才发生的全是真的。

  扭自己算事小的,某个直接拿头撞护栏了,瞬间头破血流了。

  “哎妈呀,这是真的啊,我的头好痛啊。”

  场外很混乱,捅人事件也在发生,到处是血案。

  “哎哟,你干嘛捅我。”

  “我看看这是不是真的,原来是真的,对不起。”

  “算了,原谅你了,其实你不捅我,我也想捅我自己了。”

  “这位朋友,你冷静点,你在看台掏出一把大枪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想血洗看台吗?”

  “我只是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那你捅我。”

  “这怎么可以。”

  “没事。”说话的直接双手抓住对方长枪的枪头,往自己心口一送,心口血液飘飞,然而当事人根本没事似的,完了还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看吧,这是真的。”

  拿枪的不好意思,摸摸头:“是真的啊,我还以为做梦呢。”于是大枪收手。

  两人好朋友似的重新坐回了座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不过那倒立的长枪和某人心口鲜血直流的现象,是个玩家都会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的。

  战斗还在持续进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李大美人抬起一脚,跟踢足球似的,一枚圆石飞了出去。

  圆石像是打在了坚固的玻璃上,直接半空停止,掉下来了。

  原地显出一个人来,不是冷武是谁。

---- 章节列表 ----